一日难再晨

  清晨,阳光很不礼貌的把我从美梦中照醒,懵懂间,依稀听到楼下不远处村姑、妇人的高音八卦,脑袋里立刻浮现出她们双手叉腰、唾沫横飞的样子。她们说累了便继续埋头洗衣。心中大喜,立刻躲到阳光不到处,妄想继续先前的美梦。迷糊间一串笛声入耳,算不上多动听的调子,但也不失空灵,而却村民来说在熟悉不过,此是每十天一次的赶集日的“标志”,为一蹩脚兽医的广告手段,说不得,也算是高明,他这是在提醒村民集市开始,又打响了招牌,听奶奶说这人手艺好算不错。
  小小农村集市倒也琳琅满目,各种百姓需求一应俱全。瓜果蔬菜、锅碗瓢盆、鞋帽服装、干货稻种等等,满满的于街道两边一字排开,逢大小节日时,更是能从村头排至村尾,煞是壮观。孩童穿插在各种新鲜玩意、可口水果的摊位前;持家之人提着篮子一圈下来,半月之需给足;老妪也蹒跚着凑凑热闹。虽是价钱便宜,勤俭吝啬者不免要砍砍卖价。商贩们也极少吆喝,因多半都是本地人,做这种小生意也不敢弄虚作假,无需叫喊,村民自知各家卖货。中午时分最为热闹,孩子们放学回家,三三两两经过集市,馋嘴的免不了掏掏口袋,买点零嘴,解得嘴馋后便蹦跳回家去。下午三四点,商贩们便开始算计一天所得,虽是不多,但也挣得实诚,而后就开始收拾摊位,货少者三两背包就可步行回家,量多物件大的,则小心装箱,捆绑上自家载具。大小摊位井然有序的在一个多小时内各自整装回家。剩下满街废旧杂物,烂果、破鞋。
  集市散了,夜幕降临,一天过去,十天后集市又会重新摆开。不知疲倦,年复一年。光阴仿佛享受着在流逝的乐趣。
  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