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段树根·两个布袋·两张白纸·两枚钉子

  两段树根
  有两段树根,一段被雕匠雕成了神,一段被雕成了猴。
  于是,两段树根有了不同的命运:一段被人供奉膜拜,一段成了人的玩物。
  被雕成猴的树根埋怨雕匠说:“我们同是树根,命运却如此截然不同,都是因为你把我雕成了猴,把它雕成了神,我们的命运,都是你一手雕刻而成的!”
  “我哪有这等本事,去雕刻别人的命运!”雕匠感叹道,“其实,在雕刻你们之前,你们的命运就已经‘形成’了。从土里出来的时候,你们一个像神,一个像猴,我只是按着你们的原貌略加雕刻而已。”
  最后,雕匠叹了口气,缓缓说到:“所以,你们的命运并不是我雕刻的,而是你们的成长决定的,你们在泥土中那段成长的过程,就决定了你们最终的走向……”
  两个布袋
  有两个空布袋,想能够站起来,便一同去请教上帝。上帝对它们说,要想站起来,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得自己肚里有货,另一种是让别人看上你,一手把你提起来。
  于是,一个空布袋选择了第一种方法,高高兴兴地往袋里装东西,等袋里的东西快装满时,袋子稳稳当当地站了起来。另一个空布袋想,往袋里装东西,多辛苦,还不如等人把自己提起来,于是它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等着有人看上它。它等啊等啊,终于有一个人在它身边停了下来。那人弯了一下腰,用手把空布袋提起来。空布袋兴奋极了,心想,我终于可以轻轻松松地站起来了。那人见布袋里什么东西也没有,便一手把它扔了。空布袋沮丧着脸,耷拉着脑袋,又去见上帝,问自己为什么最终还是站不起来呢?
  上帝回答说:要想真正站起来,还得自己肚里有货啊!
  两张白纸
  有两张白纸,先后去请教一位智者,问:“我的价值在哪里?”“你的价值就在于你是一张白纸。”智者道。
  其中一张白纸听了智者的话后,心想:自己的价值就在于自己是一张白纸,我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的“白”,不让任何人来污染它。随着岁月的流逝,这张白纸渐渐发黄、变霉,最后成了一张被人扔弃的废纸。
  而另一张白纸听了智者的话后,心想:自己的价值就在于自己是一张白纸,我要好好利用好自己的“白”,不断提升自己的价值。于是,它找到了一位画家。画家利用它的“白”把它画成了一幅价值连城的画,让人们代代相传把它珍藏下来。
  两枚钉子
  有两枚钉子,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两样。
  “你真傻,何苦去承受最后的淬火呢?我俩从表面看又有什么两样呢?”甲钉子对乙钉子说。
  “到时会不一样的。”乙钉子说。
  在市场,两枚钉子被明码标价,价格也一样。
  “你真傻,何苦去承受最后的淬火呢?你看,我俩的身价不也相同吗?”甲钉子对乙钉子说。
  “到时会不同的。”乙钉子说。
  不久,两枚钉子被同一买主买走。
  “你真傻,何苦去承受最后的淬火呢?你我同属一个东家,我们有什么差别呢?”甲钉子对乙钉子说。
  “到时会有差别的。”乙钉子说。
  一天,东家打制家具,两枚钉子都派上了用场。结果没有锤打几下,甲钉子就被锤弯了;而乙钉子无论怎样锤打,都是直挺挺的。最后,甲钉子被东家无情地抛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