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奇遇

  皮格和肖兰决定,今年春节出去旅游。为此,他们特地找到一家旅行社咨询。这家旅行社名叫“冬天的回忆”,一见面,经理便热情地开始了宣传:“我们旅行社刚刚推出了一条新路线,林海雪原尽情游!智取威虎山知道吧?”
  见皮格点头,经理更来劲了:“我们这条路线就是当年杨子荣打虎上山的路线。穿林海,跨雪原,深入土匪老巢,与土匪零距离接触……”
  皮格忙问:“怎么还有土匪啊?”经理解释道:“当地村民扮演的。光看风景有啥意思?要讲究个互动。我们在这方面进行了大胆尝试,保准能让您留下美好的记忆,同时还会圆您做英雄的梦想。”
  常年生活在南方的皮格,早就对冰天雪地充满了好奇和渴望,如今经理一番话,更是说得皮格热血沸腾,于是他二话没说,便签下了旅游合约。
  到了出发那天,皮格两口子整装待发,雄赳赳气昂昂地上了火车。一番折腾后,终于来到北方。一下车,俩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哆嗦,天还真冷!
  导游点完人头,就让皮格他们上了旅游大巴,也不知开了多长时间,终于到了,导游手一指,说:“前面就是林海和雪原,请大家尽情地去体验一把!”
  说实话,经过一番折腾,皮格 都有些晕了,所以听到“到了”立刻兴奋地高唱起来:“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拉着肖兰,随着众人朝前拥去。
  走着走着,大家停下来议论纷纷。皮格挤到前头一看便傻了眼,哪里有林海和雪原啊?眼前只有足球场大小的一片雪地和一片小树林,小树林里的树,最大的也就碗口粗。
  大家不乐意了,导游解释道:“由于这是新项目,所以刚刚具备雏形,我相信五十年后这里将是一片茂盛的大森林……请大家继续上前,前面的高山上有虎豹豺狼,英雄们可以大显身手,打虎上山!”
  别说,老虎对大家还真有吸引力,大家飞快地跨过“雪原”穿过“林海”,来到山下。翻过几个小土包,石头明显多了起来。“老虎!”肖兰一声尖叫。皮格顺势望去,只见山路上的每块大石头后面都隐隐约约藏着老虎。
  有这么多老虎,这里肯定是原生态景区了,皮格来了兴致,拽起肖兰向上冲去。等靠近了,老虎没出来,却闪出几个村民挡在面前。村民笑嘻嘻地说:“打虎吗?”
  皮格迫不及待地说:“打!”
  村民仍旧笑容满面地问:“打几只?”
  老虎不是国家保护动物吗,怎么想打几只打几只?皮格这么一犹豫,村民马上说:“交钱吧,一百块钱一只。”
  皮格回过神来,有的景区跟老虎照个相还收费呢,他说:“那就先打一只吧。老婆给钱!选好角度,把我的英雄形象拍下来。”
  村民收了钱,闪到一边。皮格健步拧腰,来到一只老虎面前,摆了个pose,刚要挥拳打虎,然而定睛细看,他又傻了:这老虎不是真的!皮格气不打一处来,大吼一声飞身跃起,猛地一拳狠狠砸了下去。“砰!”只听一声巨响,皮格被崩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原来老虎是充气的,被他一拳给打爆了。
  村民不干了,呼啦啦围上来七八个,一个个伸胳膊挽袖子,扯住皮格让他赔老虎。皮格好说歹说也不顶用,无奈只好掏钱了事。
  皮格追上众人,上得山来,又参观了土匪窝,转了两分钟,其实就是个破山洞。大家怨声载道,纷纷谴责旅行社。
  “大家别急,更精彩的在后面呢。”导游握着电喇叭安抚人们,“下个活动是土匪抢亲。”
  “抢你家的亲吧!”皮格愤怒地喊道,“我老婆这么漂亮,我可舍不得。”
  导游卖力地介绍:“是女土匪抢亲,抢压寨郎君。幸运的男士可以和女土匪共度良宵,名额有限,报名从速……”
  这话皮格可就听进去了,第一个举手:“我报名!”突然感到一阵剧痛,原来是肖兰拧住了他的耳朵,恶狠狠地警告:“皮格,你敢!”
  一会儿的工夫,又有好几位男士报了名。这时,只听到对面山腰“咚咚”放了一顿炮,随即十几个黑袄、黑裤、黑巾包头的人一路吆喝着奔到跟前,为首的果真是个“女土匪”。“女土匪”还真挺漂亮,皮格不由看直了眼。
  “女土匪”的目光扫过皮格,微微一笑,把手一挥,“土匪”们便将这几位男士全部抓了起来。皮格故意一边挣扎一边喊道:“肖兰,等我回来!为夫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皮格一干人等被抓进了土匪老巢——破旧的几幢民房。把皮格绑来的那个“土匪”对他说:“在这儿歇着吧,一会儿热水、饭菜会有专人送来的,有啥事明天再说。”
  皮格问道:“我老婆他们呢?”
  “土匪”说:“那拨人导游会安排的。请把手机交给我保管,这样效果才逼真。”皮格一想也成,省得肖兰打扰自己,这回也叫她干着急一下!
  皮格吃过饭,躺在床上寻思开了:睡觉要不要插门呢?不插门,万一土匪进来咋办?插上门,万一是女土匪来了呢?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一个“土匪”推门而入。皮格说道:“床单……”皮格的意思是说床单有点硬,不料“土匪”接口道:“账单啊?账单都在我们头儿那里呢。安心待着吧,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结账。”
  费用在旅行社都交了啊!皮格觉得不妙,于是不动声色地掏出一张百元钞票,说道:“也算有缘,给你点儿小费。我就是想知道我花了多少,看看带的钱够不够。”
  “土匪”接过钱,乐得屁颠屁颠的,嘴上就少了把门的:“我们这里交通费500,住宿费800,餐饮费500,如果再拜花堂、入洞房、举行庆功宴……那就看是什么规格了。”
  皮格一琢磨,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说道:“去,把我的手机取来,我要打电话。”“土匪”面露难色:“我们这里规定,没离开之前,不能和外边联系。”
  皮格故意板起脸道:“我带的钱不够,到时结账拿不出来多没面子,另外我还想多给你点小费呢。”
  一提小费还真管用,“土匪”立马就把手机拿来了。
  皮格拨通了肖兰的电话,故意大声道:“老婆,前两天我背着你和同事合买了一张彩票,中了一等奖,税后的奖金是二十二万零二百二十,要是平分的话,你给我算算咱应该分多少啊?”
  “土匪”咦了一声:“真的假的?那么多咋算得出啊?加上脚趾头也扯不清啊!”“土匪”是个二货,竟然不识数。
  皮格催促道:“算好了你给我报一下数……对,就是这个数!我在土匪窝挺好的,今天就入洞房。你先往我卡上打两万,和女土匪成亲得用钱。少啰唆,到时领了奖金都归你。要快!”
  皮格夫妇的旅行总算结束了。回到家中,亲戚朋友纷纷询问他俩此行的感受,皮格没好气地说:“上当了,上当了。全都是假的,林海是假的,雪原是假的,老虎是假的……”
  有人插嘴道:“就没一样是真的?”皮格恨得牙根痒痒:“就土匪是真的!他们骗你入洞房,然后进行敲诈,还好我皮格火眼金睛,足智多谋,我家肖兰也聪明,听懂了我暗示的数字是‘110110’,及时拨打了110!当时我一入洞房,女土匪就开始脱衣服,那脸蛋儿,那胸脯,那小蛮腰……”一说到女土匪,皮格立马换了个人,眉飞色舞,唾沫星子乱喷。
  “死皮格!”肖兰一声怒吼,“老实交代,都在女土匪那里干了什么?”说着抄起一把掸子,朝皮格劈头盖脸一顿乱打。
  “还……还没来得及干,警察就到了……”皮格被打得抱头鼠窜,慌不择路逃进了卫生间,叭嗒一声锁上了门。他在里边得意洋洋地喊道:“有本事进来!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去就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