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最惨

  A1班同学聚会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尽情聊着30年前的学习生活,兴致高昂。
  A1班是当年的“火箭班”,学生自然都是优中选优选拔出来的,毕业多年,他们一个个混得春风得意,不是权力大,就是票子多,要么就是老婆特漂亮。
  大家都尽情地夸耀着自己生活如何如何风光,事业如何如何顺利。三个当年最优秀的学生,老袁成了着名企业家,老陈成了知名律师,还有一个老柳,当了县长。
  这三个大老爷们儿喝醉了,竟一个劲儿地比起生活中的不如意来。他们规定,都要说说自己的惨,桌上还剩半杯白酒,谁说不出来,谁就一口干掉。
  老袁说,我爱上一个女研究生,她同意等我三个月,只要我和老婆离婚就嫁给我,老婆却死活不干,多亏了我的司机小王,费了好大的劲才帮我把老婆“勾引”走,我终于和老婆离了婚。虽然损失了近半的家产,但我乐意啊,我那小可人儿就要和我共走红毯了。就在我准备将喜讯告诉女研究生的时候,老婆却喜滋滋地说她要和小王结婚了,而女研究生是被特意安插到我身边的“诱饵”,她竟是小王的亲妹妹,一周前早已办好签证,出国深造去了。你们说我惨不惨啊?
  惨,确实惨!不过你惨得活该,惨得有道理啊,谁叫你贪恋美色呢!
  轮到大律师老陈。老陈说一天下午,我正在家里洗澡,老婆带着女儿去兴趣班上课,出门时,一粗心,竟然忘记将门带上了。我澡没洗完,家里却闯进一个衣衫不整的陌生女人。女人痛哭流涕,楚楚可怜,自称正和楼下的男人偷情,差点儿被他老婆堵在家里,看我家门虚掩着,就壮着胆子闯进来了。女人苦苦哀求,只要我今天帮她逃过一劫,以后怎么样报答都行,边说边主动留下电话号码,本来就衣衫不整的她,还露出了大半个酥胸。我一开始怕老婆误会,是想将她怒斥一顿后赶出去的,但听她说完一时心软,想想就让她藏几分钟吧,于是将女人留在了家里。正准备继续洗澡,老婆带着女儿高高兴兴回来了。这不,硬说我偷情,后来还闹到了派出所,到现在都还没了结。你们说,我惨不惨?
  老袁说你这个确实是惨,还惨得很冤枉,一点荤腥都没沾上嘛。
  该县长老柳了。老袁、老陈都说,老柳你位高权重,平常呼风唤雨,都是你吩咐人家,谁敢不服你啊?你应该不存在惨状吧,看来这酒,你是喝定了哦!
  老柳心里其实矛盾得很,今年最倒霉的事,是自己受贿时被人偷拍了视频,还发到了网上,到处疯传。虽然事后极力补救,但影响仍然不可小觑,纪委调查现在都还没结束,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举报人手里还留有多少自己的“黑”资料,说不准哪天又抖出个猛料来。
  犹豫了好半天,就在他矛盾着到底如何开口时,老袁、老陈却已经帮他将杯子端到了嘴边。老柳想,喝就喝吧,事到如今,想赖也赖不掉了。正要仰脖子,杯子却被人一把抢了过去。
  谁,会比这三人还惨?
  定睛一看,竟然是班主任刘老师。三人立刻堆起笑脸,刘老师您桃李满天下,衣食无忧,难道您老人家也有什么惨淡的事?
  不知什么时候,同学们早被这三个大老爷们儿的谈话吸引过来,将角落里的班主任老师忘得一干二净。
  刘老师动情地说,三十年前,我教的,是县里顶尖的班级、顶尖成绩的学生,县教育界没有谁敢对我说半个不字。如今,你们都如愿成就了得意的人生,这三十年来,从没有谁主动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更不用说来看望我了。不打电话、不来看望也罢,你们这些人挣了大钱、掌了大权,却抛妻弃子、贪财求色,更有甚者,不但自己贪腐成性,还要将全县往坏里带,我七十多岁的人了,还因为你们这些得意的门生被人戳脊梁骨,你们说,我这老师,当得惨不惨?
  众人沉默地低下了头,从不沾酒的刘老师一仰脖子,半杯白酒全倒进了喉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