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穿越机

  这天,“超能科技公司”总裁令博士公布了一条特大消息:我公司研制出了成熟的时光穿梭机,并将于周日中午在市中心的标志性建筑“德胜楼”前进行展示。最让人兴奋的是,本市市民可在今晚八点去公司网站上“秒杀”时光穿梭机的首张机票,只要一元钱!
  晚饭后,马超前和老婆向瑶菲早早地就坐在电脑前,眼睛紧盯屏幕,手握鼠标,一到八点整,手就像触电似的按了下去。向瑶菲不愧是银行的点钞员,手就是快,她一下子就点到了第一套机票,而且还是专门为夫妻准备的“情侣套餐”票。
  周日中午,马超前和向瑶菲兴致勃勃地来到了“德胜楼”。德胜楼是始建于明朝的古建筑,数百年来巍然屹立,风韵不减。
  此时德胜楼前已是人山人海,令博士首先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然后把马超前夫妻俩请上台来。他走到一个蒙着红绸布的、有一人高的机器面前,潇洒地揭开了绸布。说是时光机,样子其实和家里的沙发差不多,只是更大了一些而已。
  令博士把马超前夫妇请到了“沙发”上,并为二人系上了安全带。待两人坐好后,令博士问他们想要去哪个年代的什么地方。
  “还是这个德胜楼吧,我们俩当年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多有意义啊!”马超前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那你们想穿梭到哪个年代呢?”向瑶菲立即回答:“2035年吧!那时候我家儿子就三十岁了,可能也结婚成家了,我想看看孩子长大后过得怎么样!”
  令博士赞许地点了点头说:“好!可怜天下父母心!”接着,在手里一台平板电脑上点了几下,然后又交给二人一个巴掌大小的机器,“这是返回控制器,你们只要摁下这个红色按钮就可以立即回来!”
  等马超前和向瑶菲二人准备完毕后,令博士便在平板电脑上按下了“启动”键。
  马超前和向瑶菲眼前闪过一道白光,身体便不由自主地飞升起来,然后进入到一个五颜六色的隧道,风驰电掣般疾驰起来。
  不一会儿,机器慢慢停下了,俩人睁开眼睛一看,见周围净是些穿着绫罗绸缎的人们,再抬头一看,“德胜楼”三个大字挂在一幢漂亮崭新的古城楼上。
  “咦,我们这是穿越到哪里了?”马超前疑惑地问道。
  向瑶菲也纳闷起来:“这好像是古代啊!”
  此时,就听得旁边一阵骚动,人群中有人喊道:“回避,肃静,正德皇帝巡游至此,无关人等闪开!”接着就见一名卫士飞快跑来,对他们两个人大吼:“干什么呢,你们怎么闯进来的?”
  马超前望着那卫士手里明晃晃的长矛,对向瑶菲失声叫道:“坏了,我们穿越到明朝来了!德胜楼就是正德年间建造的,怪不得这古楼这么新呢!”
  “啊,怎么会这样?”眼看那卫士就要冲到面前,向瑶菲说了一句“不好,快逃”,便摁下了返回控制器上的红色按钮。
  此时,就听“嗖”的一声,二人的身体又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了起来,进入了时光隧道,飞了大约几分钟后,突然双脚站定,定睛一瞧,令博士正笑眯眯地盯着他们看呢。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玩得还好吗?”令博士问道。
  马超前哼了一声:“什么破玩意儿,我们说的是去二十年后,你咋把我们送到明朝去了?”
  令博士摇头道:“不可能啊,我刚才设定的就是2035年啊!”
  这时,周围人群发出一阵哄笑,纷纷对令博士的机器产生了怀疑。
  令博士信誓旦旦地说:“绝对错不了!”他想了想,又说,“这样吧,我让你们再免费坐一次时光穿梭机,这次你们带着相机去,把你们见到的都拍下来,也好有个证明,好不好?”
  马超前生气地说:“好,去就去!”说着,拿过令博士递过来的数码相机,又拉着向瑶菲重新坐到了时光穿梭机上。
  令博士定了定神,在平板电脑上把穿越时间郑重地确认了一次,又前前后后把机器检查了一遍,再一次按下了启动键。
  几分钟后,马超前和向瑶菲又重新站在了德胜楼前。
  他们刚刚站定,四下打量了一下,马超前便骂起来:“那个令博士真是可恶,这不还是回到了明朝吗!”
  他的话音还没落,就见上次那个卫士又端着长矛向他们夫妻两个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声说:“你们两个咋回事啊,神出鬼没的,刚才突然消失了,现在又跑到禁区来了,还不快闪开!”
  此时,马超前赶紧用数码相机照了几张相片,就要摁下返回控制器的红色按钮,却见那个卫士从身后拔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马超前定睛一瞅,嘿,这不是对讲机吗!
  那卫士把对讲机举到嘴边骂道:“孙队长,你们保安队是咋回事,怎么让游客跑到表演区来了,还不快撵出去!刘市长和贵宾马上就要到了,耽误了仪式你负责得起啊?”
  马超前和向瑶菲正纳闷呢,不一会儿,就见几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大汉冲了进来,架起他们两口子就走,走到有黄色警戒线的地方,把他们丢到了线外面。被同样赶过来的,还有不少人。
  突然,有个年轻小伙子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冲到马超前和向瑶菲面前,喊道:“爸、妈,我说你们一大早咋不见了,原来也是来德胜楼看古装演出啊!”
  “哈哈,爷爷奶奶怎么变模样啦?”小伙子怀里的小男孩笑着说。
  小伙子也惊道:“爸、妈,你们上午去哪家美容院美容了,怎么感觉突然年轻了那么多?咋还把年轻时穿的衣服也换上了?”
  马超前和向瑶菲总算明白了:他们真的是穿越到二十年后了,面前这小伙子就是儿子小宝,而那个小男孩就是自己的孙子。
  “唉,先别说这些了,让我好好看看孙子!”向瑶菲心情激动,把孙子接过来抱在怀里,亲了又亲。
  就在这时,只听汽笛声响,几个保安把人群冲开,分隔出一条路来,紧接着几台轿车就开了过来。随后,一个中年男人从轿车里钻出来,一边走一边向大家挥手致意。
  “这是谁啊?”向瑶菲问道。
  站在旁边的小宝惊奇地说:“妈,刘市长天天在电视上出来,你咋假装不认识他!”
  “反对拆掉真古迹,炮制假古董!”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群年轻人,打着一条横幅,从人群后面走了过来。
  “这群孩子打横幅又是啥意思呢?”马超前问道。
  儿子小声地说:“还不是反对前两年拆掉德胜楼的事儿。德胜楼几百年了,无坚不摧,风雨不倒,竟被刘市长一声令下给铲平了,又按原样折腾出个现代的假德胜楼来,还让演员穿上明代的衣服扮古人,说是吸引游客。以前大家可以随便去观赏呢,现在门票可贵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