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居游戏

  皮格和肖兰结婚后,时间长了,皮格感到结婚也就那么回事,什么神秘莫测,风情万种,不说荡然无存,但也日渐淡化。皮格一心想找回当初那种激情燃烧、充满浪漫的情调,于是搜肠刮肚,突发奇想,想尝试分居。在他看来,分居后团圆,那必定是“小别胜新婚”!
  心动不如行动,这天,皮格油嘴滑舌地对肖兰说:“咱俩尝试一次分居,怎么样?”
  肖兰坏坏地一笑,一口答应了。
  这天,是小长假的头一天,皮格突然失联了。肖兰打他的手机,他也不接。到了傍晚,皮格才给肖兰发来一条短信,说他尝试分居去西藏了,已过了西宁,到了格尔木,即将翻越唐古拉山。
  天啊,西藏高寒缺氧,山高路险,坡陡弯急,到那儿去玩命呀?肖兰急得要哭,她连忙操起手机,回短信说:“老公,多保重!”
  皮格见了肖兰的短信后,心里乐陶陶、甜丝丝的,看来玩分居有效果了,索性趁热打铁,发短信说:“现在你知道疼我了,可在家里,你有哪点疼我呀?你再不疼我,我就到西藏做和尚了。”
  这下肖兰急了,发短信说:“你做和尚,我就做尼姑!”
  第三天,肖兰突然收到一条危言耸听的短信:“老婆,不好了,我在外嫖娼被抓了,速汇1万块钱到我卡上。不交罚金,我回不去。”
  玩了三天分居,就熬不住,闯下祸,还有脸向我要钱?肖兰肺都气炸了,转念一想,毕竟夫妻一场,怎能说不理就不理呢?不得已,肖兰不情愿地给皮格卡上打了1万块钱。
  钱汇出不到一小时,皮格奇迹般地出现在肖兰面前,幽默地说:“老婆,你把我想死了。”随后,他从大包里取出一条黄澄澄的金项链,一个亮晶晶的女式包,说:“这都是用你汇的钱买的。”
  肖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你又不是孙悟空,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皮格牛气冲天地说:“不是孙悟空,就不会翻跟头?夫人,我说去西藏,是哄你的,其实是在西城区同学家‘藏’了几天,在那复习计算机课程,迎接中级职称考试。”
  肖兰嘴巴一撇,讽刺道:“撒谎撒到世界屋脊,分居玩得登峰造极,有才呀?”说完,她拧着皮格的耳朵,往卧室里拖……
  大约过了两三个月,生活又回到原地踏步。这天,肖兰下班回来,皮格突然将她挡在门口,正儿八经地说:“你到娘家待几天,咱俩再玩一次分居。”
  犹豫一下后,肖兰说:“分就分,谁怕谁?”说完,她一转身,赌气跨上电动车。
  肖兰一到娘家,马上把来意告诉了娘,娘心直口快,说:“太荒唐了!过日子,不可能天天有惊喜,平平淡淡才是真。分居,感情不和才分居呢,哪有像你们这样,为分居而分居的?用分居来制造激情,扯淡!”顿了顿,娘又说,“不能由着皮格的性子来,万一他表面上玩分居,背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事,那就糟了。肖兰,两口子生活在一起,是检验一方有没有外遇的最好方法,你与他分居,不在一起,咋检验?快回去,看他在家做什么?要么,先发条短信给他,看他怎么回答你。”
  肖兰想想,觉得娘说得对,就给皮格发短信,说:“夫人查岗来了,你要是在家出卖我,就跟你算账!”隔了好久,皮格才没头没尾地发来“六个点儿”。
  “这还了得,请个私家侦探去。”娘根据野广告上提供的线索,与一个叫“钉子”的私家侦探取得了联系。她告诉钉子,女婿将她女儿骗回娘家,自己一人在家,她不放心,请他去侦探一下。钉子觉得这事不难,也不出格,于是满口答应了。
  钉子蹬着一辆破三轮车,车上放着不锈钢脸盆和几部破手机,优哉游哉地来到皮格居住的楼下,观察了一下地形后,钉子灵机一动,像猴子一样,灵巧地爬上一棵脸盆粗的香樟树,将“不锈钢脸盆兑换旧手机”的牌子,挂到树杈上。其实,他是想站在高处,观察二楼皮格家的动静。
  突然,钉子看到皮格家里有个妙龄女子的身影一闪。有情况!他迅速从树上爬下来,拿着一个不锈钢脸盆,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皮格家门口,“当当当”敲起来。
  皮格以为邻居失火了,忙开门。钉子一见皮格,不敲了,欠了欠身子,说:“老板,打搅了,请问你家有旧手机吗?可以换脸盆哦!”
  皮格没好气地摇摇头,说:“没。”站在一旁的妙龄女子提醒皮格说:“别说没,有也不能换,听说有人以脸盆换旧手机为由,窃取人家的信息和隐私。”皮格一听,顿觉有理,“咣当”一声,将门关上。
  虽说钉子吃了个闭门羹,但心里很满足,因为他亲眼看到了一男一女在一起的实情。钉子连忙返回,将所见所闻添油加醋地报告给肖兰母女。肖兰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急吼吼地跨上电动车,打道回府。
  到了楼下,肖兰定了定神,心想,冲动是魔鬼,如果抓不住皮格什么把柄,拿他没辙,得先看看家里有什么动静再说,但就这么在楼下看不清,于是想到了对面二楼上的邓大姐。
  邓大姐是肖兰最要好的朋友,经常在一块儿打麻将,听肖兰说要躲在她家,观察自个儿家里的情况,不仅没阻止,还找来一个望远镜给肖兰,这正合肖兰的心意,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肖兰躲在窗口,朝家里观察:窗帘半掩着,她看到一个妙龄女子,留着短发,穿着矮领短衫、低腰短裤,撅着屁股,在床边手忙脚乱的,不知在忙活什么。
  肖兰屏住呼吸,目不转睛。不大一会儿,肖兰见皮格将衬衫一脱,光着膀子,匍匐在床沿……
  这下肖兰急了,连招呼也没跟邓大姐打,就愤愤下了楼,她要回家与皮格刀对刀、枪对枪地干一仗。刚到楼下,却见皮格冲出楼道,拐弯向护城河方向跑去。肖兰来不及多想,尾随上去。只见皮格手里捏着一条花水蛇,一边跑,一边不停地抖动着。到了河边,皮格用力将蛇往河里一甩,蛇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哗”的一声,落到水里。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肖兰吓得直打哆嗦,她冷不丁扑到皮格身边,皮格一愣,尴尬地问:“你怎么回来了?”肖兰擦了一把冷汗,不客气地说:“我再不回,你在家翻天了!”
  皮格“嘿嘿”一笑,无辜地说:“哪能呢?实话告诉你,早上你离家后,我在家发现一条蛇。考虑一时半刻捉不到,若是让你晓得了,晚上肯定不敢在家睡觉,于是,我急中生智玩分居,逼你回了一趟娘家。”
  肖兰惊讶地叫了起来:“妈呀,家里哪来的蛇?”
  皮格说:“估计是楼后施工,蛇受惊了,顺着管道躲到咱家来的。”
  肖兰扑闪着眼睛,说:“既然如此,那家里哪来的女人?”
  皮格笑吟吟地说:“那是我同学,在人民医院饲养小白鼠。为了捉蛇,我打电话给她,让她逮了两只小白鼠装在笼子里,引蛇出来吃。她已经协助我捉了好大一会儿蛇了,人还在家里呢,快回去!”
  天啊,原来是这么回事,肖兰松了一口气。
  这一刻,皮格像打了胜仗的战士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把肖兰佩服得五体投地,心情非常激动,感觉比婚礼上的高潮还震撼!突然,皮格一拍胸脯,对肖兰说:“怎么样,老公有能耐吧?不是吹,凭俺这智商,别说一条蛇,豺狼虎豹来了也不怕!”说完,他吹着口哨,大步流星地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