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侦察

  皮格聆听了一场全国道德模范事迹宣讲会后,热血沸腾,决心自己也要多做些好事善事,为社会增加正能量。
  重阳节快到了,周日这天,皮格去妈妈家探望。吃好午饭,他离开妈妈家,出了楼门,骑上自行车正要回家,突然,无意间看到了自家楼上的辣椒嫂正鬼鬼祟祟地挨个门洞钻。
  咦,她这是干啥呢?莫不是想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想到此,皮格小跑几步,贴近了辣椒嫂刚刚进去的那个楼门。皮格刚刚往里走,突然,辣椒嫂跑了出来,和皮格撞了个满怀。
  辣椒嫂看到是皮格,也愣了:“你……皮格?”
  皮格点点头,理直气壮地说:“是我。我妈妈住在这个小区的。咦,辣椒嫂,你到这儿干什么来了?”
  辣椒嫂的脸“腾”地红了,吭哧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皮格琢磨:这辣椒嫂看来果真是心中有鬼。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正色地说:“有什么不能说的嘛!”
  辣椒嫂尴尬地笑笑,看了看皮格,终于下定决心,吞吞吐吐地说:“皮格哥,不怕你笑话,是我们家那个、那个……我们家那个挨千刀的,他、他有了小三!”
  皮格摇摇头,表示不信。因为,小区里的人都知道,辣椒哥是个三脚踹不出屁的老实人,前年,辣椒哥把老妈接到小区住,才半个月,硬是让辣椒嫂给轰回了老家。就这个,辣椒哥什么也没敢说。现在,听到辣椒哥找了个小三,皮格怎么会相信?
  辣椒嫂坚定不移地说:“他是装老实!半年前我就发现他有点不正常,我就悄悄地跟踪他,跟踪到这个小区。可他比鬼都精,生怕有人跟着。我是紧跑慢跑也找不到他的影儿了,不知道他进了哪座楼,哪个门儿。你说,他这是不是心中有鬼?是不是有了第三者?”
  皮格一听,这辣椒嫂说的也有一点点道理,但他还是不相信辣椒哥是这样的人。他正要问还有什么其他的证据,辣椒嫂又补充道:“他呢,动不动就背着我发短信,好事不背人,背人没好事。他心中没鬼,怕的是什么?”
  皮格随口问:“哈哈,你还知道他会发短信啊?”
  “哼,他什么不会,还天天发微信呢,我的微信还是他教的。”
  皮格听到这儿,头脑一转,怪笑了一下,说:“你们如果会发微信就好办了。”
  “怎么好办了?”
  皮格挤挤眼,问:“辣椒嫂,你能不能拿到辣椒哥的手机?而且还不让他发觉。”
  辣椒嫂说:“他睡觉的时候我翻过他的手机,这个鬼东西,他是随时删除微信信息的,生怕我抓住他的把柄。”
  皮格摇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 皮格贴近辣椒嫂的耳朵,轻轻地说了几句话。辣椒嫂听了,惊讶地问:“真的,能行?”
  皮格把自己的胸膛一拍,说:“我皮格是谁?什么能难倒我皮格?辣椒嫂,你如果按我的要求去做,我保证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那个小三现原形。但是,抓出来后,你一不能把我给‘出卖’了,二是不要太张扬,要偃旗息鼓,悄悄地把这事儿给解决了。”
  辣椒嫂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你放心,皮格哥,我知道家丑不可外扬这个理。我只是要让他知道我辣椒嫂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这个家不能散!”
  皮格就和辣椒嫂各自回家,静候佳音。第二天晚上,辣椒嫂敲响了皮格家的门,兴奋又紧张地扬了扬手上的一个手机,说:“皮格哥,拿到了!”
  皮格一听,也兴奋得差点跳起来,他急忙穿上鞋,拉着辣椒嫂打的直奔自己妈妈家的小区。
  皮格这是干什么呀?原来,皮格是利用先进的科技手段进行侦察。什么科技手段?哈哈,就是让辣椒嫂拿着辣椒哥的手机在这个小区到处转悠。辣椒哥到了小三家,肯定会用小三家的WIFI信号的,只要用一次,以后这手机就会自动连接。皮格就是利用这一点,拿着辣椒哥的手机在这小区里各个楼门、楼层瞎转悠,只要这手机上出现十分强的WIFI信号,并自动连接上了,那就说明这个住户就是辣椒哥的小三家。
  皮格带着辣椒嫂,像做贼一样,躲着小区的保安,躲着住户们警惕的眼睛,一座座楼、一层层、一户户地悄悄贴近人家的大门,盯着手机屏幕,听着手机有没有“嘀嘀”声。
  皮格和辣椒嫂足足爬了七座楼,六七四十二层,才终于捕捉到了那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WIFI信号。看着辣椒哥手机上那强烈的连接成功的WIFI信号,辣椒嫂差点喊出声来,幸亏皮格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辣椒嫂那带着辣椒味儿的嘴巴。
  皮格扫了一眼这个住户的门牌号,拉着辣椒嫂急急地下了楼。
  下一步就好办了,是守株待兔。
  周六的下午,辣椒哥借口去看一个朋友,又鬼鬼祟祟地离开了家。等他出了门,辣椒嫂立即通知了皮格。俩人打车到了皮格妈妈所在的小区,然后熟门熟路地摸到了7号楼602室门前。还没容皮格说什么,辣椒嫂已经迫不及待地擂开了门,边擂边高声地喊道:“你给我滚出来!”
  门开了,辣椒哥探出了头,一看是辣椒嫂和皮格,愣了,问:“你们到这儿来干什么?”
  辣椒嫂立刻要往里冲,但辣椒哥死活不让,辣椒嫂可是见过世面的,她跳着脚,扯着嗓子高声大叫:“你把那个骚货给我叫出来,老娘倒要看看她是什么货色!”
  皮格想拦,可是怎么拦得住。辣椒嫂的喊声把左邻右舍都喊了出来,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辣椒哥急得张口结舌,手脚乱舞,不停地解释着,那辣椒嫂瞅着空当,一下子冲入了房间。皮格也紧跟着进去了。
  这是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屋。房子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老太太,辣椒嫂一见,一愣:“咦,你也在这儿,噢,帮着你儿子出轨吧!”原来,这是辣椒哥的老妈、辣椒嫂的婆婆。辣椒嫂把大门一关,以防那个小三溜出去,然后在屋里到处搜寻,她把所有的柜子都打开了,把天花板也捅了捅。可是,没有别的人,也是的,就这么大的一间屋子,还有哪儿能藏得住人?
  这时,辣椒哥进来了,大吼了一声:“够了!别再疯了!”
  一句话,镇住了辣椒嫂。辣椒哥气愤地说:“你不是想找什么小三吗?”他的手一指老妈,“喏,这就是你最不待见的‘小三’,一个多余的人!但是,她是我的妈,是生我养我的妈,你可以不要,但是我一定要!我要让她有个幸福的晚年!行了,够了,我们离婚吧!”
  皮格这才明白,辣椒嫂容不得婆婆,把婆婆轰回老家后,那辣椒哥只能把老妈安排到这儿,而他自己呢,只能抽空时不时地来看看老妈。
  辣椒嫂呢,此时嘴也卡住了,话也说不出了,特别是听到辣椒哥提出离婚后,更是惊呆了。因为,她的本意并非拆散这个家呀。
  皮格此时又做起了和事佬,他对辣椒哥说:“她也是好意,为了你不犯错误嘛。”
  但辣椒哥冷冷地扫了一眼皮格,不为所动。皮格一看,这事要坏,就朝辣椒嫂一个劲儿地努嘴。辣椒嫂多聪明呀,一看,立即走到婆婆面前,双腿一软,“扑通”跪下了,说:“妈,我错了,您就原谅我一次吧!”
  老太太一看,心软了,拉起辣椒嫂,说了一句名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嘿,这老太太,有学问啊!
  这事让皮格出了个大洋相,小兰听说了,气得骂了他三天三夜。皮格呢,昂起脑袋,对小兰说:“你们女人呀,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没有我皮格这样的高科技侦察,辣椒嫂对辣椒哥的疑神疑鬼什么时候才能解决?脓包破了才好治嘛。他们家现在多和睦呀,说谢我还来不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