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愿

  “你本该命绝,但念你再三相求,我便多给你七日时间。”
  大雨已经连续下了五日,苏云堇也伤心了五日。当心心相惜的人病逝就只剩下一具苍白而憔悴的尸体时,他终于泣不成声。
  他独自在雪嫣的房里待了五日,出来时已经形同枯槁。
  众人道,王爷是太过思念逝去的王妃。他反驳:“嫣儿只是睡着了,我去叫醒她!”
  但那也只是自欺欺人。伸手摸不到她的脉搏,俯耳听不见她的心跳,唯有一丝冰凉永恒不变。那一刻,他的心就死了。
  那日后,苏云堇便不见了踪影,任府中侍卫将京城翻遍,也未找到。
  大雨终于停止,天空渐渐晴朗起来。失踪了三日的苏云堇也终于回府,但他身旁却跟了一个叫作千芊的少女。
  千芊一身素白长裙,满头墨发锁于三支流云玉簪,额前一颗豆粒大小的红痣。咋一看,倒是与刚病逝不久的王妃有些相似,性格上也没多大差别。
  她一口一个哥哥地叫着苏云堇,他也真如待妹妹那般,事事都无微不至。
  她说饿了,他便吩咐厨房准备饭菜;她说一个人吃太孤单,他便陪她一起吃;她说今晚月亮很圆,他便陪她一起赏月到深夜……
  府中下人已经很久没见他这样开心了,夸她比王妃生前还讨喜,她听后只是笑笑。
  就在千芊来王府的第六日夜间,她想要住雪嫣的屋子。撒娇卖乖地求了苏云堇许久他也不同意,直到她要哭了:“求求你,今晚一过我就搬出来……”
  她终于如愿住进雪嫣生前的屋子,才发现屋内被清扫得一尘不染。听说里面的一切陈设都还保持着原样,从未让人动过,连整理都是苏云堇亲自弄的。
  整整一夜,她都半躺于锦榻,望着窗外发呆。直到天快亮时,又起身离开。
  用过早膳,她兴起,神神秘秘地将苏云堇拉到园子里,说是要给他一份礼物。
  苏云堇很是好奇她要做什么,她却一溜烟跑回房去,一番准备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丫头是想给他唱小曲儿。
  千芊曾对他说过。她娘亲本是花满楼的歌技,十三年前花满楼莫名失火,烧死了亲人。由于太小,便流落街头,这也是他收留她的理由,她的身世性格都和雪嫣太像。
  只见千芊一袭粉色广袖舞衣,娇柔如花,一时晃神,又想起雪嫣倾舞,与他舞乐作伴的模样。此时千芊已经开了嗓,唱的竟是雪嫣最爱听的“远方”。
  他勃然大怒——他可以纵容她、宠溺她,唯独不能容她妄想取代雪嫣。
  于是上前就扇了她一记耳光。
  她的脸颊顿时通红,但她强忍着泪,口中接着唱道:“看远方,曾年少痴狂,怀着梦跨越沧茫……”
  那一晚,苏云堇借酒浇愁,竟看到雪嫣来向他辞别。
  她还是一身素白,墨发轻挽,只是眉间多了一抺忧伤。他看见她的口型,却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想靠近,梦却醒了。
  次日他去寻千芊,想要为昨晚之事道歉,可找遍了堇王府硬是没见到她,仿佛从未有过这个人一样。
  唯一能证明她存在过只有那一张留有寥寥几字的宣纸。
  “往事莫追,笑看远方”。
  他恍然大悟,嫣儿不是他的全部,妹妹也不是他的一切。没了她们的陪伴,今后的漫漫长路,他该好好活下去。
  她们一直以来想告诉他的,大概就是如此吧!
  忘川河畔,千芊缓步走来,样貌渐渐变换。
  “心愿都了了吗?”
  她笑着接过那碗候了她七日的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