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的流年,谁爱的比谁苦

  你哭着跟我说她断了你梦里的梦,可你又怎知,你已走失于我梦里。
  安静的午夜,手机突然响起,迷迷糊糊中,我摁了接听键,听见你的抽泣。好一阵,你都不肯言语,只是微微地抽泣。
  听见那熟悉的气息声,我立即从迷糊中清醒。
  “任枫,你怎么了”
  “任枫,你别哭啊”
  “任枫,你到底怎么了,别吓我啊”
  尽管我焦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但那个被唤作任枫的男生依旧只顾着自己抽泣。
  “好了,算我这辈子倒霉遇上你,你在哪?告诉我,我出去找你。”
  “榕桥底下”他终于出声了,一如既往,每次遇上不开心的事他都会这样,接通电话,不言不语,只是抽泣的让你心疼和着急。只是,他从来不知你的这份心意,他只知道,这样你就会来看他,像个受了伤的孩子需要人来呵护。
  不远处,啤酒味散满了整个桥梁的四周,漆黑的午夜,月儿独自立在那空中略显苍凉。
  “秦雨,我失恋了”任枫坐在草地上,周围四零八散的摆着啤酒瓶
  我只是定定的站在那里,这个场景,不知道在我和任枫认识的岁月里重复了多少次。反正每次都这样,几乎几个月换一次女朋友,不满意后就借酒消愁,不管多晚,用什么方法也要把我叫出来看他疯,陪他疯。我也忘了这是第几次了,但我真是忍不下去了。
  “任枫,你疯了,你失恋关我鬼事啊,用不用每次你失恋都好像搞得我也失恋一样,跟着你一起受苦一起发疯,大晚上的人家不用睡觉啊,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在黑夜中走来有多可怕”说到这,眼泪就差点蹦出来,但是我不能,再怎么难过也不能,尤其是在任枫面前,要为自己保持着那最后的一道伪装的坚强。
  任枫愣住了,这是第一次,我第一次在他难过时还发那么大的火。他站起来颠颠倒倒地走过来抱住我“秦雨,对不起,这次我是真的很难过,我真的很爱她,我以为我可以跟她一辈子,秦雨,我真的不能失去她,帮帮我,秦雨,帮帮我”。
  他的怀抱虽然带满了酒味,但却非常的温暖与舒心。那是我一直想依靠的臂弯,只是一直以来我们都调换了角色而已。
  也许,情到深处便是宽容。所以才能在认识他的1937天里包容着他所有的坏脾气和强忍着心中的醋意和不满。任他在风里雨里还是白天黑夜,只要他一个伤心的电话都飞奔过去陪他伴他。闺蜜说我是白痴,白痴到为这样的人赴汤蹈火。但我也控制不了自己,不去念他忧他想他。谁叫他是任枫,我是秦雨。
  平复了刚才的愤怒,我静下心来安慰他说“你不会失去她的”
  我们坐在桥底,河风凌乱了我们的发丝,河水一直安静的流淌着,不起一点波澜。任枫说:“秦雨,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认识你这个好兄弟”“好兄弟”,任枫不知道我听到这个词时心被莫名的插上了一刀。但我还是苦忍着心凉挺起胸膛,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别那么矫情好吗?我们可是风雨组合”
  任枫突然展开了笑颜,这是我今晚第一次看见他的笑容,那么的明媚与迷人。他说:“是的,任枫跟秦雨是一辈子不离不弃的好兄弟”。
  任枫,如果我们还是13岁,你说这句话时我肯定会很开心,但现在我们都已经18了,早过了那个纯真的年龄,这五年来,我对你从兄弟的手足情转变为男女的爱慕之情,你真的一点都没察觉到吗?但,这些话我又怎能说出口,怎能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丢失那伪装的高傲。
  他接着说:“秦雨,谢谢你,每一次都能来看我,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你是女孩就好了,这样我就追你,让你真的可以一辈子在我身边”
  “喂,任枫,我是女孩啊,我哪里不是女孩了,你干嘛不追我啊”我说的很认真,但任枫却以为那是玩笑话。他瞥了我一眼,笑着说:“你除了性别是女,其它都是男”
  顿时,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言语去化解心中自己自作多情的尴尬,这么多年,他是不是真的不懂,还是早习惯了把我当个男孩来陪伴。
  我不知道是过了几个月份,任枫突然发信息来说他和那个叫做梦岚的女孩复合了,那是他第一次和前任复合,也许这次,他真的是动了真心。之后的日子,他很少来找我,仿佛就要从我的世界彻底消失了一样,我也由刚开始的不习惯学着慢慢接受和适应。
  后来听一个朋友说任枫和那个叫梦岚的女孩分手了,是任枫提出的,那个女孩哭的死去活来。但这次任枫没来找我诉苦了,那是他唯一一次失恋后没来找我。换做以前,无论是他甩人还是被人甩,他都要假装可怜的喝酒装醉扮哭要我去陪他。可这一次,他为什么不来找我。那一晚,我彻夜不眠。
  后来,我遇见了那个传说中的梦岚,看见她的瞬间我的世界顿时被静止了几秒。那个曾经让任枫如此深爱,让我如此嫉妒的女孩,与我,竟似孪生。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那个一向喜欢带我去认识他的女友,顺便炫耀下他们的甜蜜爱情的任枫,为什么与梦岚一起时死活都不肯带我去见她,甚至连照片都不愿给我看。每次跟他吵着要看照片要见真人时他都要借口说怕梦岚的美貌会打击到我的自尊。恍然,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是,不确定……
  直到有一天,那个叫梦岚的女孩告诉我,她曾经深爱过一个男孩,可那个男孩心里却一直放不下一个跟他称作风雨组合的姑娘,无论她怎么哀求,他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那时,天空正晴朗,但我却觉得是晴天霹雳。梦岚告诉我,她曾以死相逼让那个男孩回头,可是,等她冷静后,那个男孩很认真的和她说:“你只能拴住我的人,但却拴不了我的心。就像你再怎么像她,你都不会是我爱的那个她”那一瞬间,梦岚的双眼直逼我的眼帘,似愤怒,似嫉妒,就像我曾经在脑海里幻想她的样子看着她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街角遇上了任枫,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冲过去将他抱住,可是,可是,要强的自尊还是让我选择了顿足,高傲的从他身旁走过。这一次,唯一一次,我们连招呼都没打就擦肩而过。其实,我放慢了脚步,在期待着他能叫住我,拉住我,可是,这只能是期待吧。
  但……
  “秦雨”
  “嗯”我心里乐开了花表面还是风平浪静的转过身
  “秦雨,我明天就要飞去哥伦比亚了”那一瞬间,说不出的不舍,我不自觉的抓住了他的手腕,但迷失了一秒后还是把“别走好吗”换作了“一路平安”。
  “秦雨”
  “嗯”
  “我不在你要好好的”
  “你不在我不仅会好好的,还会更好啦”
  “没有我的注视,你不许晚上一个人出来哦”
  “你还说,我每次大晚上的出去都是因为你”
  “那我也是从你家门口一直等你,偷偷跟着你来,快到时才跑到告诉你的地方等你,但你一刻都没有离开我的视线保护范围,不然你以为啊,以为我真放心你一个人大晚上的出门”
  “任枫……”这迟来的感动,这暖心的举动,但又能怎么样呢,我是秦雨,一个要在任枫面前表现的很强的秦雨,就算是再感动也要装作若无其事。就算话已涌上了喉口,还是要将其咽下。
  沉默了许久,任枫走过来摸了一下我的头,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额头,说:“秦雨,再见,无论我去到哪里,我都会一直记得你,记得我们的风雨组合”
  中午十点三十分,飞往哥伦比亚的航班已经起飞。
  还是迟了一步,在莫大的机场,熙熙攘攘的人群,秦雨站在那中央,有谁知道我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