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祸

  海民吸烟,而且烟瘾很大,平常每日两三包烟,碰上赶材料,就不止这个数。海民在工商局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一干就是五年,别的嗜好没落下,吸烟则上了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经常没日没夜地写材料,没烟提神醒脑可不行。“什么时候不当这个破主任了,就把烟给戒了,”海民想,“老这么吸,不短命才怪呢!”
  上个月,局里一位姓宋的副局长年龄到杠退了二线,组织部门宣布要在局机关的中层干部中选拔一人补缺。海民长嘘了口气,心里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自己的出头之日总算来了
  海民三十五岁,工商行政管理硕士研究生学历,能写会说,精明干练,更难得的是为人稳重谦恭,因此在局里很得人心,一把手更是把他当成心腹爱将。照理说,像海民这样德才兼备的人才应该早就升了,无奈这几年局领导班子空前的安定团结,实在腾不出位子来。为这,一把手还私下几次向海民表示歉意呢。
  这天,一把手把海民叫到办公室,告诉他:局党委根据组织部门的要求,推荐了两名人选,一个是海民,一个是人事科科长朱孝义。当然,局党委重点推荐的是海民,朱孝义只是个陪衬。乍听,海民有些别扭,冷静下来一想,心下便释然了。无论能力、学识,还是声望,比起自己来,朱孝义都差一大截,可以说,二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这样的人作陪选,对自己才够不成威胁。临了,一把手又嘱咐他说,过段时间,组织部门还要派人来考察,这段时间凡事小心谨慎,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出了差错。
  海民当副局长似乎成了水到渠成的事。不论在什么场合都有人喊他“海局长”了。办公室里的几个小青年更是吵嚷着要轮流作东为他摆酒庆贺。海民当然谢绝了。想不到的是朱孝义也来套近乎,说自己只是一片绿叶,是为了衬托海民这朵鲜花的,请“海局长”今后多多关照
  组织部门派人考察后过了半个月,任命下来了,补缺的不是海民,而是朱孝义。全局一片哗然。海民气急败坏地去找一把手。一把手脸色铁青地坐在办公室里,看海民来了,说:“我正要问你怎么回事呢!”
  原来有人写匿名信把海民告了。说海民生活奢侈,有不正当收入。具体的事例是:海民嗜烟如命,每天都要吸二三包烟,而且都是四十多块钱一包的“中华烟”。每天百多块烟钱,就海主任的那点工资,光吸烟都不够。云云。那天考察,工作人员通过实地调查,证实举报基本属实。海民被当成有污点的人给挂了起来。
  海民嗜烟,局里人都知道,而且知道海民平常吸的都是四块五一包的“华人烟”。考察那天,海民是吸过一包“中华烟”,他也给考察人员敬了烟,考察人员也好像无意中问过他一天吸几包烟。但那包“中华烟”是办公室的小方甩给他的。小方说昨天一在外企打工的同学请客,给了他一包烟,他从不吸烟,就给了海民。怎么这包“中华烟”就成了自己腐化堕落的罪证呢?
  直到有一天,海民看到小方挽着朱孝义妹妹的手,很亲热地走在大街上。海民才算有些明白过来。
  这烟,真他妈不是好东西!海民恨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