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串

  李君在办公室工作多年,为人循规蹈矩,办事有条有理,丁是丁,卯是卯,分门别类,清清楚楚。用一句诨话形容就是:从不“牛胯里扯到马胯里”。
  近日来,李君突然误入歧途,业余时间不肯再研究公文写作,却迷上文学创作,每晚在家伏案疾书,常常熬至深夜,把头发搔得呈鸡窝状。老婆独自在床上翻来覆去没一丝热气,不免开始唠叨:“天天鸡不打鸣地瞎捣腾,是能给你升个官儿,还是能给你加点薪?”李君答:“我在机关天天写,却没一篇文章署我的名字,我现在写点自己的东西,就是给自己打个鸣!”
  李君是从农村蹦进城市的机关干部,既有农村生活的经历,也有城市生活的感受,据此,他写出一篇《山乡逸事》,一篇《舞厅艳遇》,自我感觉颇为良好。按照平常办事的经验,他将《山乡逸事》投往《农村XX》刊物,将《舞厅艳遇》投往《都市XX》刊物,然后满怀信心地等待三个月之内得到用稿信息。
  谁知三个月过去,两篇稿件竟泥牛入海。李君百思不得其解,便忍不住开始骂娘。老婆却把他一阵奚落:“就你那个秃不秃、白不白的顶门,圆不圆、扁不扁的额头,还想种出什么好庄稼来?!”
  受了奚落的李君晚上再没心思写作,便和老婆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文艺晚会,看没多久便又开始骂娘:“搞得什么名堂?唱歌的跑来演小品,演小品的倒跑来唱歌了——简直乱了套,纯粹瞎胡闹!”
  老婆当即回头一棒:“你懂什么?这叫反串!听唱歌的唱歌,看演小品的演小品,早腻了!”
  “腻?”李君不解。
  “对,就是腻!老是一个模式,还能吸住谁的眼球?你看他们明星一反串,不就很新鲜了吗?”老婆的声音好似刀剁砧板。
  “新鲜?”
  “对,反过来就新鲜了!说了你可能不信,我们单位的老范在城郊开了一家饭庄,请了一个城里的师傅,专门对付城里的来客,又请了一个乡下的师傅,专门对付农村的来客,哪知客人们吃来吃去都说味道不好。有一次服务员粗心大意上错了菜,谁知客人们竟都吃出了味道,称赞他这次请的师傅才对路!以后再来客,他索性就用乡下的师傅对付城里的来客,用城里的师傅对付乡下的来客,立马就门庭若市,钞票哗啦啦直往口袋流!”
  李君先是傻眼,随即茅塞顿开,连声高呼“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激动之余,忍不住学小狗撒欢,抱着老婆一顿乱舔。
  “发什么神经!”老婆霎时脸泛红晕,劈面赏了李君一座“五指山”。
  李君摸摸挨劈的脸,向老婆深深一揖:“多谢贤妻指点!”
  “有病!”老婆一声娇斥。
  次日,李君找出两篇底稿,将《山乡轶事》寄往《都市XX》刊物,将《舞厅艳遇》寄往《农村XX》刊物。
  不多日,李君先后收到两家刊物的用稿通知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