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常礼品

  君正这几天心情极为不好,感到愧对经理,被职工公认的老实本分的好名声,在经理家丢了,失了人格。
  公司几百号人,评先进首当其中的就是君正。他作风正,人品好,出勤最多,工作效率最高,完成任务最好,纪律性最强,职工关系最融洽,年年受表彰,岁岁得奖励。
  经理在职工大会上,经常号召大家要向君正学习,爱厂如家,勤奋工作,正直做人,无私奉献。君正的工作是再也顺心不过了,荣耀了几十年。
  临近退休,不争气的儿子,没有考上大学。他回家,儿子跟前跟后,爸长爸短地要工作。儿子纠缠两个多月,使他心烦意乱。老婆也忍不住了向他求情,逼着去找经理给儿子安排工作。
  君正几次碰到经理欲言又止,几次到了经理办公室门前,又退了回来,一拖过了一年,儿子和老婆的气受了不少。
   退休文件出台了,君正就在名单上。经理和颜悦色地找君正谈话,问老功臣对公司,还有什么好建议和要求。他终于面红耳赤地向经理,提出了给儿子安排工作的请求,经理说研究研究。
  “老爸,如今办事,听说一是靠权,二是靠钱。您那老面子能值几个钱?能办成吗?”儿子抢白道。
  “唉!我也说不准。”君正叹道。
  “研究研究,就是烟酒烟酒,过去走后门办事的人,议论时我就听说过。经理要礼哩,赶快送!”老婆自作聪明。
  君正在老婆的威逼之下,领着儿子买了经理喜用的海洋烟,和当地老百姓做的“明光星酒”来到经理家。恰逢经理接待上司,经理热情地招呼他和儿子陪餐陪酒。离家时,经理将礼品强行塞给,君正的儿子让他拿回去,并向君正说儿子工作问题下来研究研究。
  “贪官!腐败分子!表面装清廉。”儿子到家生气道。
  “经理是清正廉洁的好官,平常吸海洋烟,逢节喝低档酒,不请客不收礼。不能胡骂!”君正指责儿子。
  “桌上招待上司,用的茅台酒,玉溪烟您认得吗?这是廉洁的表现吗?”儿子反问。
  “那咱改送茅台酒和玉溪烟!没要是嫌烟酒不好。还说研究研究,这不明摆着要高级的吗?”老婆自作主张。
  君正的工资,雇了全家人的生活,没有积蓄,购礼品犯了难。筹集资金,不觉就是月余。
  这天,儿子高兴地要老爸领上去送礼,说“礼品”是从宾馆工作的同学那儿欠的。经理家正在为外出学习一月,回来才上班两天的副经理,接风洗尘,桌上放着一合玉溪烟、一合海洋烟,一瓶开了盖的茅台酒、一瓶未启封的“明光星酒”。经理仍热情地招呼君正父子陪同。经理的上司也应约赴会。
  经理的上司,看见君正笑着说:“老功臣您有福,我们有缘。我这个全国评酒评烟专家,厂里寄来的样酒样烟,拿到这个廉洁经理家品评,上次您遇上沾光,看来剩下的这半瓶酒半包烟,也该我们享用啊!”君正,经理,副经理哈哈大笑,而君正的儿子,竖起了难堪的眼脸。
  酒喝得正兴奋,忽然有敲门声,来人是公司人事科长。他到君正家送通知,听说来经理家了,就将君正儿子工作安排通知送来,要求明天就报到上班。
  巧逢茅台喝干,人事科长杯子没斟上,君正激动地忙从拿来的礼品中,打开一瓶茅台酒,给人事科长斟上,又给每个人斟上。
  君正的儿子看完通知,见父亲正敬他拿来的茅台酒,猛喊一声:“不能喝!那是敬贪官的尿!”哭着跪在了众人面前。人事科长动作太快,已灌进口腔,感到味不对,听到“尿”字,一口喷了出来。
  君正儿子哭道:“我自己找到了临时工作,总认为经理是贪官,父亲打招呼不见回音,便在破烂收购点,买了两个空茅台酒瓶,灌尿严封,找了一条玉溪烟合装,填上卫生纸就送来了。没想到我错了,完全错了,彻底错了,经理实在是廉洁好官!的确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