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在门上的眼睛

  这天中午,张刚拿起粉笔,在墙上为第六个即将成型的“正”字添上了一笔。还有三天,也就是第六个“正”字完成的时候,就是张刚下决心离开花木村村校的时候。
  张刚摸出女朋友雯儿的照片,看了看。张刚发现雯儿的那张脸比自己记忆中还要美。就快一个月了,在这所一阵风就能刮垮的学校里,张刚没有给雯儿打电话,想打,没电话。临走的时候张刚对雯儿说过,我就去一个月。雯儿说,一个月你不回来呢?张刚说,准回来,我本来就不想去,要不是我爹妈逼我,我一天也不想去。雯儿说一个月你不回来我就不理你了。张刚点头说准回来。
  想到马上就可以回去见到雯儿了,张刚乐了。张刚关了门,捧着雯儿的照片,躺在了床上。张刚想做一个梦。在学校的这些日子,张刚一有空就想做梦。这里没有电话,没有商店,没有朋友,没有想有的一切,但就有一张可以做梦的床。可张刚总是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想起在来这听说的一个故事。说许多年前有一个年轻老师和自己一样被分到这里来教书。可是由于这里条件艰苦,女朋友和他分了手,老师为情所困,上吊自杀了。
  正在这时候,张刚突然发现寝室门上那个破洞里竟然有一只眼睛。那只眼睛正朝里面张望呢。
  谁?张刚顿时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迅速爬上头顶。
  张刚咳嗽了一声,算是给自己壮壮胆。张刚怯怯地问了一声,谁?但张刚这一问,那只眼睛马上就不见了。张刚又给自己壮了壮胆,然后猛地一把拉开门。门外空空如也。
  张刚慌了,自己明明刚刚看到了一只眼睛,怎么就没人呢?是不是跑了?那他又是谁?他在看些什么?张刚越想越复杂,越想越害怕。张刚重新躺到床上,就更加睡不着了。
  就这样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张刚抬起头,发现那个小洞又有一只眼睛在往里面看。这回张刚没有犹豫。他跳起来,一把拉开门。但还是晚了,张刚没有看见是谁。不过,张刚却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背影。很明显,那是一个学生模样的背影。通过这个背影,张刚排除了一些可怕的想法。张刚断定,这人可能就是自己的学生之一。
  可是张刚还是不能平静。就算是自己的学生,那么他想看什么?带着这个问题,张刚立刻就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把红色的粉笔用水浸泡了一阵,然后在那个小洞上涂了一圈。张刚想,只要谁再把眼睛贴在门上看,他的眼睛上就会留下红色的痕迹。到时候我就知道他是谁了。
  这回,张刚放心地躺下了。而且很快他就做了一个梦,梦见小雯和自己正在甜蜜的拥抱呢。当张刚梦醒了之后,他发现那个门洞上依旧有一只眼睛。张刚不慌不忙地打开门,然后径直走进教室。
  坑坑洼洼的教室里,学生们或坐或站。看见老师进来了,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张刚站到讲台上说,请大家把头抬起来。张刚想,这下可以知道是谁了。
  张刚一说完,教室里50多个学生一下子都把头抬了起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张刚。张刚把目光在他们脸上搜索了一遍。他想找到那个眼睛上有红色痕迹的学生。可是他发现,50多个学生的眼睛上,都有红色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都在老师的寝室外看过吗?你们看什么?张刚忍不住有些生气了。
  教室里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音。所有的学生都低下头,一言不发。
  说呀,你们要看什么,想看什么?
  半响,终于在下面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老师,我们就想看看你寝室里那些城里的东西
  城里的东西?张刚一下子懵了。我寝室除了台灯等一些再也平常不过的用品外还有什么?台灯你们也没见过?张刚觉得简直好笑。原来学生们一直要看的就是这些。
  没有……又是低低的回答。
  张刚看着低着头的学生,再次回忆起他们在门洞上看里面时的眼神。突然张刚感到心里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一下。撞得生疼,撞得他眼睛里禁不住有了泪花。张刚放低声音,说看吧,看吧,以后你们想看就到我寝室里面来看,好吗?
  三天后,张刚给小雯写了封信。信里有一幅画,画的是一个破门洞上,贴着一只大大的眼睛。张刚在画下边写了一句话:小雯,我对不起你。因为我害怕那一只只大大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