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 恋

  在未家坪,成子是第一个进城念高中的娃儿,而且是在名气最大的县一中。
  成子家穷,家里所有的收入就靠爹娘种着的那几亩薄田。成子知道,他去学校报名的学费,还是爹用栏里那头预备过年杀的猪换来的。
  十六七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在成子眼里,文娱委员小艳是一个多才多艺而且长得很好看的女同学。小艳吸引成子的,除了能歌善舞,还有爱吃烤红薯的嗜好。
  学校门口就有卖烤红薯的。几乎每天,成子都会注意到小艳到学校门口去买烤红薯。在成子看来,红薯是一种很不值钱的粗粮。在农村,大人娃儿早就不吃红薯了,红薯一般都给牲畜吃。叫成子纳闷的是,像小艳这样在城里长大的娇小姐,为啥这样爱吃烤红薯?
  其实,成子是一个比较自卑的学生,虽然心里念想着小艳,却不得不面对现实:小艳是城里人,父母皆为国家干部,而自己只是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每当想起这些,成子就感到十分沮丧。只有看见小艳贪婪地吃着烤红薯时,成子才觉得他和她之间,或许还存着一些共同的语言。
  一个双休日,成子回了趟家。成子帮爹娘做了两天的农活,第二天下午,当他带着娘为他做好的干菜准备返校时,无意中瞥见了堆在墙角的一地红薯。看到红薯,成子就想起了小艳。小艳吃的烤红薯是小贩们用藕煤炉子烤的,一点也不香,还夹杂着一股浓浓的煤烟味。
  我何不给她捎个正宗的烤红薯呢?一种柔情顿时涌上成子的心头。
  成子在红薯堆里认真地挑选着他认为品质最好的红薯。然后,他用灶里的草木灰将红薯掩埋,再点燃灶火。在整个烤红薯的过程中,成子半点不敢大意,始终坐在灶边,生怕烤糊了红薯。
  娘不解,在一旁嘀咕道:这孩子,啥时候又爱上了吃烤红薯?
  红薯终于烤好了,成子将软软的烤红薯放到鼻子跟前使劲地闻:真香,这恐怕是我这辈子烤的最香的一个红薯了!
  成子将红薯用塑料袋包好,然后放进书包里。成子忽然觉得有些不妥:这样赶到学校,红薯肯定早凉了,烤红薯凉了就不好吃了。
  这样想着,成子就将烤红薯放到自己的怀里。烤红薯在成子的怀里暖暖的,成子的心也是暖暖的。
  然而,未家坪离县城很远,大概40多公里路程,等成子坐车赶到学校,怀里的烤红薯还是渐渐变硬了。
  在教室门口,成子犹豫着是否该把烤红薯送给小艳,就见小艳像一只美丽的蝴蝶,花枝招展地从外面飞了过来。小艳的手上,并没像以前一样拿着烤红薯。
  就在小艳经过成子身边时,成子鼓起勇气叫住了她:小艳,这个烤红薯……给你,我在家……帮你烤的!
  看看脸红耳赤的成子,再看看他手里的烤红薯,小艳显然有些吃惊。只见她鼻子一哼,不屑一顾地从成子面前走了过去。
  成子的心,就立刻凉了下来,犹如他手中的烤红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