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亲戚

  班车在山路上爬行,一个瘦老头清鼻眼泪,咳嗽不止,显然是感冒了。默然掏出自己的备用药,配好让老人喝了,慢慢地老人的症状好转了。长途路上,默然一直关怀照顾老人,乘客都认为是父子,夸这个儿子孝道。
  车站下车,老人提着大包很沉重,走路很费力,默然赶紧接住提上。默然问老人走哪儿?劝坐出租车。老人说去的地方不远,走惯了不需要花钱再坐车。默然经常帮人做好事,就给老人说把他送到地方,老人点头同意。老人问姓名、工作单位、工作顺心不顺心?偶尔说出领导名字,问人品工作好不好?大家评价如何?
  农村老头话还真多,默然想着如实回答:“领导人品一流,工作一流,政绩突出,平易近人,清正廉洁,勤奋刻苦,是上级报纸上表彰的模范。紧接着反问,你咋知道领导的名字?”
  老头笑着回答:“我儿子在他单位工作,想知道他的情况。我听说领导是:革命的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海鲜飞禽几十盘,一餐就要上万元。身旁提升一大串,基层再好靠边站。权钱交易赌大钱,工作一点都不干。你是为领导唱赞歌、打红旗,你在基层有这么好的人品,为啥没提升?”
  默然脸色变了,不高兴地说:“老人家,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你儿子的话也好,别人的话也好,你不能道听途说,污蔑领导。过去风气不正时,领导不是那样,现在风气好了,领导更不是你说的那样。实质是:领导吃饭食堂里,官民平等在一起。面条馍菜只一份,来客加饭自己买。从上到下法纪严,哪有领导赌博钱。笔记心得常阅改,学习不缺辅导美。只有一点说的对,身旁全去当领导,基层不用有问题。”
  “好!好!你说的有道理,我听的不准确。”不觉到了老头的目的地。老汉敲门,小孩开门喊了声:“爷爷!”说妈妈买菜去了,爸爸还没下班。默然向老头告辞,被老汉一把拽住,说喝口水歇歇气。茶喝了一口,小孩的妈回来了,默然起身告辞,被小孩的妈挡住,诚心的挽留吃过饭再走,老头也是不吃饭不让走。
  饭菜摆上桌,门里走进了领导,默然起身忙问:“领导来了?”领导点头微笑着说:“坐,坐。”默然一愣,不知老头是领导家亲戚,还是领导是老头家亲戚?当领导把老头问了声:“爸,你身体好吗?”
  默然才清楚老头和领导,是父子关系,想起责怪老头,说了领导的问题,不由脸涨得通红。筷子颤的突突的,菜都夹不起来,饭菜到口滋味都没,领导全家劝吃好,默然头都不敢抬,只一个字“嗯,嗯。”
  紧张地饭好像倒进了别人肚子,默然不知咋样出门的糊里糊涂,后悔不该留下吃饭,揭起尾巴让领导认公母,愁的以后咋工作,可能要倒霉了,千不该万不该同车遇上这老头。头里面思绪正乱,迎面撞上办公室主任,主任见他满脸通红,走路不稳,好像醉态忙问:“你和领导是亲戚?”默然有气无力的低声回答:“不是。”
  “就是亲戚!”老头大声回应。
  默然头都没回,感到老头把人害死了,永远不想见面。回到宿舍,睡梦中责怪自己:向来谦虚谨慎,不知吃错了啥药?胡说八道,领导的问题竟敢给他父亲说,不是自寻灾祸吗?考察过的提拔对象,这下就掉到沟底了。
  一夜恶梦连连,觉得丧魂落魄了,迷迷糊糊睡不醒。手机响了,基层领导批评:为啥旷职?领导办公室主任,要你快去一趟。默然心里咯噔一下:完了!
  默然探头缩脑地到主任办,主任笑嘻嘻地说:“你家亲戚向领导推荐,说你有原则,事理分明,助人为乐,见识高远,是个好苗子。领导知你是考察过了的好干部,答应启用。上午会上通过了,调你到办公室当副主任。你回去把工作交代一下,就来上班,文马上发出。”
  “我这里没有亲戚呀!干公事的里边,也没有亲戚呀!主任:是不是搞错了?”默然申明。
  “一点都没错!不要磨蹭啦,快去快来!”主任笑着说。
  默然高就任职,基层人们议论有啥背景,有人解释:领导亲戚!
  关系亲密的问原因,默然不由可笑的说:“待人从善,遇事随缘。善恶由人做,祸福自己招。”“随时读写古今事,尽日领略天地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