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刹 繁华过后

  风还是那样的静,却沁人心脾,冷到心里。皇宫是那样的威严壮观,却少了一丝生气。大殿之上,没有往日的辉煌一具女尸横躺在大殿中央,她紧闭双眼,却带着一丝微笑,倒在血泊之中。她身上的那件雪白长衫被鲜血染红了,周围片片血迹,连那柱子上,帘子上也毫不例外。一位身着黄袍的男子手提着宝剑。他一步一个血印地走出殿外,他的眼神恍惚迷离,却带有着伤心之气。
  她叫羽蝶,她风墨王朝的公主,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那年她16岁,正是豆蔻之余,春心萌动之时。爹不疼娘不爱,她这16年来受了多少的委屈无人知晓,可是她却以乐观的态度面对自己的人生。那天,她偷溜出宫去玩,但是却不成想被人贩子抓到了青楼。堂堂的公主竟成了商女。他的父母亲并不认同这个女儿,即使是在她失踪之后也从未去找过。她也伤心也难过。那夜。月是那样的圆,可是却躲到云层之中不敢见人,只剩下一抹鬼魅的的洁白光辉洒向大地。使人感觉丝丝寒气入骨。她趁着夜色逃出了青楼。却撞见了他。他云国四皇子,皇位的继承人。虽在黑夜之中,也难掩的他的俊俏。她的那颗春心早已萌动。他见她伤痕累累,便将她带走去治疗。再次醒来已是清晨。城外草屋之中,她醒了过来,见竟是他相救。内心的喜悦都难以掩饰。几日平静,几番深聊,她此生已非他不嫁,而他却仍就是那张冷俊的面孔。他不能说自己不喜欢她,对她没有动心,只是他心里早已有人,怪便怪上天将她送来的太晚了。
  两人过了两天平凡的日子,那天,他正欲离开,去不曾见,草屋已经包围了。他拼死保护着她。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带来的。没错,云国皇位的继承者会树敌多少,可想而知。他冲出去以一敌百,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一直冷箭从他的背后飞出,那刹,她什么都没有想便冲上去挡在他身前。那剑还好只是射中了她的肩膀。那一霎,他竟有些心痛,抱起她逃离开了。却不成想,云国大皇子云逸将她劫走。云逸错想了,本以为他对她亦是爱不放手,可是三天,整整三天云逸都在折磨她,她真的是生不如死,但是她一直坚信的那个身影却迟迟没有出现,她已经明白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她不奢求他喜欢她,她只愿永伴他。只愿他心中有她一丝地位。午夜梦回时分可是想起她,便足矣。
  她一个人逃了出去,她亦没有去找他。她只是不想再为他带来负担。她孤身一人来到山上拜师学艺。她想帮助他,两年后,她学成下山,再次潜到云国,得知他每天都是如履薄冰,她发誓定要助他得到江山,但是她并没有去找他,而是暗自相助。此时的她一袭白衣,神情坚毅,再不是两年前那春心萌动的小姑娘了,但是唯一没有变的是她对他的那颗心。他并没有爱过她,她却爱他入骨,任时间流逝,对他情不变。她来到一谷中,招募了几名女子,教授他们自己毕生所学。然后再要她们去打探云国朝廷之上的信息,扫清他登基的一切障碍。她的势力发展的很快,一年之间云国的各个角落都有她乌月阁的眼线,乌月阁,乌月阁,正值乌月时分他俩相见,她倾心于他。他经常得到各种有利的消息,但是他并未全信,几番过后,便也相信了。多方探查之下也毫无结果。他无奈,他从未想过是她在帮助自己。又是两年,朝廷焕然一新了,他也该登基了。
  那晚,他登基的前一晚,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走进大殿。他竟一眼没有瞧出她是谁,她心也痛,但这是她自愿的又有什么办法呢?他问她这三年是不是她在帮助自己,她点了点头。她说他想得到的东西她帮他得到了。他并没有太高兴而是黯然神伤。他对她有的更多的或许是愧疚吧。这时他提起宝剑,剑锋直指她,他说她杀人无数,她罪无可恕她知道太多的秘密,她并没有情绪的波动,只是心痛,不过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她又怨得了谁呢?她说她临死之前只想问他一个问题,问完之后死而无憾。他没有说话,却微微点了点头。他问他对她曾是是否有过一刻的动心,她知道他并不爱她,所以只能是这样问。他微微点了点头,点头的那霎那,她猛地撞上剑去,带着微笑倒在了血泼之中。他惊到了,那刹的心痛无人理解,他无神的提着宝剑,一步一个脚印缓缓走出殿外。
  她认为他并没有爱过她,可是她不知道她被云逸抓走之时内心的伤痛,他去找过云逸,却只是看到了他的尸体,他以为她死了。这只是云逸想让他失去所爱之人。后来的乌月阁,他一听这名字便猜道是她,但是保密严格的乌月阁,他并没有查到什么,所以他也是不确定。还有他心中所爱之人早已嫁作他人。大殿之上,那诏书也是册她为后
  那一剎,繁华过后,只剩无限哀痛,万千爱,只得此长埋黄土。。。。。。
  那一刹,繁华过后,无限凄冷与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