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花

  老伴突然病了,脸色蜡黄,样子十分难看。身边除了体弱多病的老头子外,再没有其他的人可以使唤。老头子知道,老伴这回得的病不会是一般的病,有可能挺不过去。几十年来,老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个样子出现过,一般的病如感冒什么的,总是用“去痛片”等药物打发了事,而且每每一吃药就很管用,而眼下已经喂了好几片“去痛片”没有一丝好转的迹象。怎么办?这些该死的娃娃们,为什么不在身边?
  老两口家住农村,膝下有六个子女,都有家室。子女们平时忙于自己的家务,一年四季除了春节很少过来看看。平日里就由老倆口辛勤操持着家务,本该是颐养天年的岁数,可就是指望不上。这不,遇到了突发事情,还得老倆口相依为命,相互照应,别无他法。
  老头子看着躺在地上的老伴,实在难受,心里象刀绞了似的,咬咬牙,恨不得长上翅膀,将子女们全部抓回来,狠狠地教训一下,并让他们看看重病中呻吟妈妈的残状。于是,柱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向堂屋里移去,他知道电话就放在堂屋内的桌子上,他向它扑去……
  电话那头的儿女们听说母亲病重,已很担心,特别是听到有可能住院的消息时,就像触了电似的,不是僵在听筒里,就是说有要紧事,让父亲先拨给其他弟妹看看。
  明白了儿女们的态度后,老头子禁不住内心的激流跌宕,泪花挡住了视线。悔不该平日里过多地溺爱孩子们!
  无助的父亲慢珊地向院门外走去,他不信没有办法抢救与自己相依为命多年的老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