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毒妇人心啊

  昨晚骗老婆说要加班,其实和同事打麻将。
  当时运气不错,我一家独赢,把另外三家杀得脸都绿了。
  正玩的起劲,老婆打电话查岗,我连忙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一本正经的接电话。
  这时,身旁的女同事凑过来说了一句:“老板还要加钟吗?”
  我去,最毒妇人心啊!

所以说最毒妇人心

  小时候因为淘气总被老爸用藤条打屁股,总共要罚20下。
  刚打了10下我就痛的趴在板凳上嚎啕大哭,这时堂姐进来了,我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堂姐,堂姐也懂我的意思,就对我爸说:“二伯,我看弟弟的屁股也快打烂了,要不…要不剩下的几下就…”
  这时老爸怒瞪了堂姐一眼:“谁求情我揍谁!”
  堂姐顿了顿,说:“我的意思是剩下的几下就翻过来打吧。”


最毒妇人心

  上海复旦大学投毒事件闹得人心惶惶,一姐妹就说你们要是敢惹我我就毒死你们。
  另一姐妹说你哪来毒药啊。
  这货阴笑三声:我早上喂你苏丹红,地沟油,中午喂你瘦肉精。
  三聚氰胺,晚上还有死猪肉,不信毒不死你,最毒妇人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