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2 23:51

这话筒怎么跑电哩

  新调来的李县长在大礼堂头一回作报告。主席台桌子上,并排放着一个话筒和一个暖水瓶。通讯员粗心大意,没把暖水瓶塞子塞上。
  李县长是个近视眼。他走到桌子跟前,照例先敲话筒,试一下通电了没有。不料手指头一下子插到暖水瓶里,烫得他把手缩回来,扭头对一边的秘书让:这话筒怎么跑电哩?
2010-01-02 23:50

拾下东西回家再说

  儿子和父亲去赶集。走在路上,儿子拾下一个钱包,便大声喊叫:爸,我拾下一个钱包。没等他爸答话,前头一个卖蒜的急忙返回来,从儿子手里夺过钱包,说:我的,便扭头走了。
  晚上回到家里,父亲教育儿子说:以后在路上不论拾下什么东西,先悄悄装在口袋里,到家里再说。记住了吗?儿子说:记住了。
  第二天早上,父子二人下地种麦。父亲扛着耧在前面走,儿子牵着牲口后边跟。走到半路,儿子拾下一个耧疙瘩,便悄悄地装进袄布袋。到地里父亲驾好牲口,往耧斗里倒上种籽,伸手打籽眼,才发现耧疙瘩丢了。便问儿子:你一路上没拾一个耧疙瘩?儿子瞪着眼睛就是不言语。父子二人只得又找着耧牵上牲口回去了。一进门,儿子便从袄口袋掏出耧疙瘩,大声说:爸,我拾下一个耧疙瘩。
  父亲气得狠狠打了独生子一个耳光:刚才在地里你怎么不说?
  独生子抽泣着说:你不是教给我说,在路上不论拾下什么,先悄悄装在口袋里,回到家里再说嘛?

2010-01-02 23:50

羊嗓子唱洋歌

  李刚是个农村文艺骨干,民歌唱得挺好,多次在县上会演中获奖。可最近忽然热上了外国歌曲,说是什么美声唱法,用洋嗓子唱洋歌子。白天黑夜对着镜子练习。
  可他一练唱,他妈就难过哭了。他说:妈,你这一哭,就说明我成功了。你要知道我唱的这是外国一个悲剧的插曲。可你老人家也不要太激动,别让心脏病犯了。
  好娃哩,不是,他老人家边擦眼泪边说,我一听你用那羊嗓子唱洋歌,就想起了咱家那只奶羊。它去年临死时的惨叫声,就和你唱的歌一模一样。
2010-01-02 23:49

还是临猗东西便宜

  有个人要去运城,到汽车站一问,车票要两块八。走个潞村嘛,就得两块八。咱不坐你车还不行?!他背起行李,头也不回地朝运城走去。
  走了半天,才到临猗县城。进汽车站一问,去过城的票价是一块五。他便骂本县汽车站:都是一样到运城,你凭啥要两块八?哼,多亏咱多了个心眼,才没上你的当!他一边掏钱买票,一边对售票员说:还是你们临猗的东西便宜。真不愧是先进县。我以后走运城,就老在你们这儿搭车。
2010-01-02 23:48

你当你是个啥东西

  榜牢把牲口拴到地头树上,就迷糊过去了。牲口挣脱了缰绳,自由自在地吃了别人的一大片青苗。偏巧被主家路过给看见了,就气哼哼叫醒榜牢,一定要榜牢赔偿。好说歹说,榜牢掏了十块钱才算了事。临走时,榜牢抽打着牲口嘟囔:你当你是个啥东西,能比得上某些人到处随便吃喝?
2010-01-02 23:48

公共汽车就是快

  山村人第一次进城。见人家都坐公共汽车,他也狠了狠心,说:光景不过了,咱也坐一回公共汽车。
  听人说二路环行能在城里坐一圈,他便在二路站牌下等车。车一到站,乘务员喊:前门上车!他便从前门上了车,急忙买了票。刚坐下,乘务员又喊:后门下车!他又赶紧从后门下了车。
  汽车开走了,他一看还是上车时的那一站,就自言自语地说:这公共汽车就是快,眨眼功夫就转了一圈。
2010-01-02 23:47

李校长卖羊

  中学李校长,敬业尽职,礼拜天也不多回去。家里的事,他几乎不管。
  有一天,妻子把他叫回来,说:咱家这只奶着不好好吃草。今天镇上逢集,你把它牵到集上卖了,另买一只爱吃草的。
  李校长一到集上羊就出手了,卖了三十元。又访问了两个学生家长,时候也就不早了。他赶快跑到快散的羊市上,见还有一个卖羊的,便问:你这羊爱吃草吗?卖羊的说:咱这羊是优良品种,不仅爱吃草,就是葱皮、菜叶也特别爱吃。
  李校长问:卖多少钱?
  五十元。少一分钱都不卖。
  李校长便掏了钱,牵上羊往回走。一进村,羊就前头走了,他撵都撵不上,倒像是给他路的,一直跑进他家,照直窜到圈里去了去了。他高兴地说:这只羊就该是我家的。妻子走到圈跟前一看,埋怨道:怎么整整一天,羊还没卖掉?李校长一脸得意的说:谁说没卖?不仅卖掉了咱那只不爱吃的优良品种。你猜多少钱?不贵!只多掏了二十元。
  妻子双手拍着膝盖,哭笑不得:好我那憨憨校长哩,这还是咱那只羊!
2010-01-02 23:47

摇匀了再喝

  小安到医院看完病,医生给他开了一瓶药水,再三嘱咐他摇一摇再喝。他到家每次喝药之前,总要先站在院子里,把身子前后左右摇上一会儿,然后才喝药。
  后来妻子有了病,医生也给开了一瓶配制好的药水,同样嘱咐摇一摇再喝,并强调了一句摇匀了再喝。他对摇一摇再喝已经知道,可摇匀了再喝,他就不太懂了。于是他问医生:大夫,你说这怎么才算摇匀了呢?医生说:这药水有沉淀物,喝前先摇药瓶,把药水摇匀了你再喝。噢,他这才明白了,喝这种药之前,不但要摇人,还要摇药瓶,还必须把药水摇匀。也真够麻烦的。
  妻子用三天时间把一瓶喝完之后,才说她每次只摇自己,忘了摇药瓶。小安慌了手脚,这可怎么办?急忙请教父亲。父亲一听,便说:那药水在她肚子里肯定学没匀,咱们就摇你媳妇的肚子吧!于是丈夫、公公、婆婆一齐动手,把媳妇扳倒。拽胳膊的,抬脑袋的,提腿的,像小孩子玩筛灰一样,三个人把媳妇整整筛晃了一个时辰。婆婆乏得不行了,就说公公:你看看摇匀了没有?公公用手在儿媳肚子上揉了揉,用耳朵在儿媳妇肚脐眼听了听,点了点头说:揉着软光软光的,听着呼堂呼堂的,保险摇匀了。
2010-01-02 23:46

那不就成了贪污犯


  夫妻俩到县百货商店买了件衣服,回到家时才发现多给了人家七分钱。妻子心疼地说:你赶快去找他,把七分钱要回来。咱可是吃了痴骨泉药啦!
  丈夫不以为然地说:找他干啥?这七分钱,叫他好吃难消化。说不定还抓他个贪污犯。妻子不理解:你胡让些啥呀?
  丈夫满是理由地说:第一,他们每天下班后,要对零售帐,多收咱那七分钱,也得他几个钟头去查找;第二,这七分钱他如果上交,就要受到超额收款的处理。还有他如果装进自己的口袋,那不就成了贪污犯?

2010-01-02 23:46

这一换都合适了

  大个子在缝纫社做了要短裤,小个子在缝纫社做了条长裤。这一天,两人来取衣服,缝纫师傅错把大个子的短裤给了小个子,把小个子的长裤给了大个子。小个子穿上说:师傅,稍微短了些。大个子穿上说:师傅,稍微长了点。
  缝纫师傅仔细看了看说:这样吧,你们两人换一下,反正布料多少一样,质量也相同。请二位包涵包涵吧。
  两人换过来一穿,都高兴了:师傅,这一换都合适了!

总数:251   上←页 1..5 6 7 8 9 10 11 12 13 ....(共26页)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