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3 00:09

父子家信

  婆媳不和常吵架,见面不说话。公公没办法,便给在外工作的儿子写了一封信――吾儿见字知悉,咱家出了问题。据我仔细观察,具体分析,主要是你妻不尿我妻。本着主席教导,从团结愿望出发,各自批评各妻,争取更大胜利。但有一条原则,你必须十分注意:假若婆媳都不把头低,那只有抛弃你妻,保留我妻。下级服从上级,才是万全之计。
  儿子见信后,马上回信一封――父亲大人,来信敬悉。婆媳有纠纷,双方不自尊。一只手儿拍不响,她俩都不把理讲。你的意见,主观片面,依我来看,实难团圆。歹合不如好分散,还是各吃各的饭。遵照主席一分为二的观点。
  你妻弱不胜强,我妻年轻力壮。你妻若要打仗,我妻决不相让。一旦连续作战,你妻肯定投降。你要保留你的妻,我要保留你儿媳。五十六七,没有朝气。新陈代谢,吐故纳新。主席导,牢记在心。请妈退居二线,请你当个助理。维护安定团结,再别争权夺利。这才是万全之计。

2010-01-03 00:08

我一个人给咱转

  有一年正月朋,小曾家待客,一下子来了十多个亲戚。他家常用的那一张小桌挤不下这么多人,他就把家里大圆桌腾出来。开始吃饭了,又觉着筷子太短,够不着夹那边的菜,于是,大伙围着圆桌转着圈吃饭。
  小曾爸是个好动脑子的人。他想:如果能叫桌子转,人不就可以人士上吃了?他琢磨了会,有办法了:小曾,你顶着桌子给咱转吧。小曾说:小曾!爸爸你真灵!他便钻在桌子下面,头顶着桌子不停地原地转,并对各位亲戚说:我一个人给咱转,大家坐下消消停停吃好。
2010-01-03 00:08

电扇咋不带电

  有个老汉买了个电扇,到家里安装起来,无论压哪一个开头,电扇都不转。他十分生气,找着电扇,走了三十里,到城里找见那个售货员说:你们这百货公司净骗我们庄稼户。
  售货员说:老大爷,咱这是国营商店,货真价实,怎么能骗你老人家呢?
  老汉从肩上取下落地电扇,蹴在地上,生气地说:把这电扇退掉!
  售货员问:这电扇有什么毛病?
  老汉说:它根本就不会转。
  售货员把电扇搬过来,拉起电源线把插头插到插座上,开头一压,电扇呜地转了起来。
  老汉说:噢,原来你这电扇不带电,还得用大电?电扇不带电,我还不如买个大蒲扇。退掉!
  售货员急了:老大爷,电扇都是这,是用电的风扇,不是带电的扇子。你回去插到插座上就行了。
  老汉说:说的比唱的美,往哪儿插?我村还没上电哩。
2010-01-03 00:07

籍贯:妇产科

  小安的脑子差一点,念了几年书和没念一个样。爸爸只得提前退休,让他顶替工作。
  头一天上班,主任让他填好表。姓名、年龄他还知道,到性别一栏,他说:主任,我不姓鳖,我姓王,王八的王。填到籍贯一栏他就更不懂了。主任给他解释说:籍贯就填写你出生的地方。他拿起笔,毫不犹豫填上县医院妇产科六个字。主任一看,不由得笑弯了腰。
  小安更加认真地说:你笑什么?这可是最真真的。我妈生我时难产,最后拉到县医院妇产科,切开我妈肚子,才把我取出来。大夫说,要是再迟半个钟头,就把我日蹋了。你不信?现在我即肚子上还有这么一条刀疤,明天叫我妈来,你们各位领导都验一下。

2010-01-03 00:07

一样儿子两样看待

  弘利去理发。到跃进理发店见门口牌子上写着今日不营业,他说:噢,大概今天盘点哩!走到卫东理发店,门上也挂个今日学习停止营业的牌子,他不服气地说:我就不信今天顶着猪头寻不着庙门!
  跑了几条街,好不容易到了正在营业的红旗理发店。好家伙,等待理发的人排得满满的。左等右等才轮到他,不料又被一个有面子的人顶上了。他气愤地指着女理发员质问道:你为啥一样儿子两样看待?

2010-01-03 00:06

早晚各捉一回

  王嫂在县城街上,见一伙人穿着白大褂,拿着电喇叭,在大声兜售跳蚤药:父老乡亲们,我们6688研帛所,是国营医疗卫生先进单位。我们研究RKS根治跳蚤的新产品,多次在国内外获得金奖。只用一次,十年有效。如果无效,十倍退款……
  王嫂被打动动了,掏五块钱买了一包。医生嘱咐她:大嫂切记,此药包是电脑分装,机械化密封,千万不要随便拆开,一打开药味就跑了。回到家压在枕头下面,三天后,你家里所有跳蚤就全部消灭了。
  她非常相信医生的话,把药包压在枕头下面,三天过了,一点效果也没有,跳蚤还是欢蹦乱咬。她打开药包一看,里边什么药都没有,只有一个纸条上印着六个字:早晚各捉一回。

2010-01-03 00:06

就写黑狗吧

  她丈夫是机关会计,平常家里买的东西,大都开个发票在机关报销了。
  这一天,她家的黑狗病了,买了几块钱药也要医生开个报销条。医生问她写什么名字,她说:就写黑狗吧,张黑狗!
  张黑狗?你家狗还有姓?医生奇怪地问。
  她说:张黑狗是娃他爸的名字,机关就报销了。
2010-01-03 00:05

埋小偷

  儿子外出才五天,三门峡公安局就通知他家去领尸,说是从死者衣袋一个信封上弄清了他们家的住址。
  这真是飞来的横祸。一家人大哭小叫急成一团。最后父亲说:我去搬尸,你们在家准备办丧事吧。
  父亲日夜兼程,来到三门峡,见尸体的头脸撕伤得血肉模糊,看不出眉眼,但从身高和衣服上确认是他儿子。他就地给儿子买了一套寿衣,高价雇了一辆救护车,把尸体拉回来了。农村风俗,在外非正常残废人的尸体是不能回村的。他们只得在地里搭了个灵棚,连夜打墓。媳妇和孙子还穿白戴孝,并请了一班锣鼓和一队管乐,第三天就安葬了。
  半月后的一天半夜,儿子回来了。他用力拍着门环,爸爸妈妈妻子的名字喊叫几十遍,就是没人开门。他妈跪在当院,对着门外说:好娃哩,我们知道你死得冤枉。可我们把你埋得也好着哩嘛,又有锣鼓,又有管乐。你快去吧,不敢再搅闹我们了。他爸也跪在当院,一边烧着鬼票子,一边哭着说:孩子,是我把你从三门峡搬回来的。是爸一手把你埋的嘛。你怎么又回来了呢?我们一家哭了好几天,到五期我再多给你烧些金条元宝。他听了父亲的诉说,在门外大声嚷道:你们胡说些啥呀?谁说我死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从平凉我大舅那儿回来了?你快开门吧。我坐了一天汽车,肚子饿了。
  此时他媳妇说话了:爸,妈,不管他是人是鬼,都是我男人,我都和他继续过光景。说着,扑嗒拉开门闩子。见他是有血有肉的真人,一家人又惊又喜,媳妇高兴得急忙就做饭。
  说起前因后果,原来小偷在三门峡把他的提包偷走了,提包里有他一件新袄,袄布袋有他大舅的那一封信。一家人这才明白了,原来他们穿白戴孝哭哭啼啼敲锣打鼓地÷埋了一个小偷。
  他爸说:这贼娃子替我儿子死了一回,我儿子将来肯定要高寿哩。我就权当埋了一个干儿子。以后每逢清明上坟,媳妇总要给贼娃子坟上压一张纸,说是他死得怪可怜,他媳妇还在家里等他哩。他爸他妈还不知道他娃在这儿埋着哩。我权当是一个兄弟吧!
2010-01-03 00:05

上村

  大队主任老张,出差到北京。在街上走累了,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从馍布袋里掏出大白馍和大苹果,一口馍一口苹果吃起来,十分香甜。几个北京人见他像坐热炕一样盘腿坐在当街上,吃着那么大的果子和蒸馍,感到十分稀奇,就问道:同志,你是哪儿的?
  上村!他连头都不抬,继续狼吞虎咽地吃着。
  上村?北京人不知道这上村是哪儿的大城市,便又问:上村在哪儿?
  上村嘛都不知道?他边嚼着苹果边说,和你们北京的狗蛋是一个村。狗蛋嘛你都不得?就是3575厂那看门的么。

2010-01-03 00:04

我们实在顶不住啦

  一班工匠给某单位砌了一段围墙,刚一完工,工头就去和会计算工钱。会计问:那几位怎么不来?工头说:他们在那儿等着。
  这时,只听见新砌砖墙外面那几个工人大声喊着:头儿,你赶紧算么。我们实在顶不住啦!

总数:251   上←页 12 3 4 5 6 7 8 9 10 ....(共26页)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