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诈的法官

  相传很久以前,城里有个法官,从外表看上去非常虔诚、正直。人们对他印像不错,有人还说,世界上再没有一个母亲生下过象他这样诚实、正直、聪明、能干的儿子了。法官听了这些议论就飘飘然了。他觉得自己比真主还要伟大。有一天,他对妻子说:“法官的地位对我来说已经不合适了,像我这样的人应该在国王那里当大臣,掌管国家大事。”
  妻子回答说:“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你应该满足真主对你命运的安排,不要再胡思乱想,快打消当大臣的念头吧,还是好好地做你的工作。”
  但是法官自恃清高,根本听不进妻子的劝告,当大臣的欲望反而日益强烈。他千方百计寻找机会和国王见面,以便陈述自己的想法,恳请国王批准他的请求,任命他为大臣。
  后来法官打听到国王经常夜间乔装进城调查民情。他便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去见国王。一天夜里,法官来到王宫大门旁,并守候在那里。当夜间巡警走过之后,国王手执拐杖,身穿袈裟,从王宫走了出来。法官立刻迎上前去,深深地鞠了一躬,向国王祝福一番,然后又吻了吻国王的手。国王说:“喂,法官,你深更半夜在这里干什么?你为什么不回家呢?”
  法官说:“呵,国王,宇宙之主!我总是深夜出来做祷告,所以这个时候才回家。今天夜里,当我向真主反省自己的罪过时,突然我神魂颠倒,不省人事。这时我看到了真主,他对我说:‘呵,法官,国王需要一个虔诚、正直、廉洁、善于管理国事的大臣。你已具备这些特点,马上就去见国王,向他呈述真情,请求他授予你大臣的职位。由此国家太平、百姓康乐。’我刚苏醒,就立即向王宫走来,正好遇见了您--宇宙之王。”
  国王经验丰富,他凝视了一下法官的脸,心想,“此人是个大骗子,他想用谎言欺骗我,窃取管理国家事务的大权。但是,他不知道,在他身上一点也看不出大臣所具备的特点和品格。”国王想了想,对法官说:“法官,真主说得很对,我确实需要通晓国家事务和体谅民众的大臣。但是,当我授予你这个职位之前,必须考察一下你的智慧和洞察力。”
  法官恭敬地回答道:“我愿听从国王圣旨。”
  国王看了看法官,说:“既然我这样决定了,那么我们就一起到城里去看一看臣民百姓的生活情况,不过你要把脸遮起来,免得人们认出你来。”
  法官遮起了脸,跟在国王的后面,他们走过大街小巷,每到一处,国王都亲自检查夜间巡警,看看他们是否忠于职守,保卫着臣民百姓的安全,维护城市夜间治安。对于一些离开岗位的、睡觉的、醉酒的巡警,国王都一一记在本子上,准备第二天惩罚他们。当他听到饥饿婴儿的哭叫声时,他便在这家的门上做一个记号,以便第二天把这家的主人召进宫来。遇到生活贫困和没有工作的人,国王就给他们一些钱和为他们派个差事,看到鳏寡老人和孤儿,就拨款给以救济。
  国王和法官在城里巡视了好长时间,最后来到一间破屋前面,国王走了进去。屋内在靠墙角的地板上,燃着一支蜡烛,在微弱的烛光下,可以看到一个衣着褴褛的托钵僧在做祷告,国王向他问好后并在他身旁坐下来。托钵僧马上站了起来,然后又很恭敬地坐下。国王问他:“你的近况如何,从你的脸色可以看出心情不佳,而且很疲劳。难道你没有得到九分之三吗?”
  托钵僧深深地吸了口气,说:“不是,我哪能得不到九分之三呢,不仅如此,我连三分之九也得到了。”
  国王问:“你是怎么得到的呢?”
  托钵僧回答说:“是这样,你看……”
  国王显得很伤心,从衣兜里掏出一些钱给托钵僧,并说“拿着花吧,如果……那么就……”
  托钵僧立刻握住国王的手吻了又吻,然后说:“难道我是傻瓜!”
  站在屋外的法官,听到了他们的全部对话。但是他怎么也听不懂话中的含意。他想,“莫非国王糊涂了,不然的话,他怎么能对托钵僧说出这样的傻话。”
  这时国王站了起来,和托钵僧道别之后,从屋里走了出来,对法官说:“我要回宫了,你也回家休息去吧,我正在考虑任命你做大臣。”
  法官高兴地向家里走去,路上他还想着国王和托钵僧的谈话。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呢?“难道九分之三没有得到,”“如果……那就……”“难道我是傻瓜”,这些对话是什么意思?其中必有奥妙,国王一定对托钵僧说了些重要的事情。明天早晨我必须去找托钵僧,解开这个谜。
  回家后,法官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地思索国王和托钵僧的对话,但是,怎么也无法理解其中的含意,后来,他干脆坐了起来,一边看着窗外夜空的星星,一边数数,盼着时间过得快些。黑夜终于过去了。天刚一亮,法官就穿上外衣,早饭也顾不上吃,就急急忙忙去找托钵僧。当他走进那间破屋时,托钵僧正在做祷告,他耐心地等了一会,当祷告结束后,他问托钵僧:“我听说,昨天夜里来了一个人,你们之间进行了一次神秘的交谈。比方说吧,他对你说:‘难道你没有得到九分之三?’而你回答说,‘不,不仅得到九分之三,而且还得到了三分之九。’他还说,‘如果……那么……’你回答说,‘难道我是个傻瓜?’这些神秘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托钵僧说:“法官,这可是天大的秘密,你没有权利知道它。这个秘密事关国王本身。”
  法官说:“我是这个城市的法官,我有权利通过各种方法了解各种问题。”
  托钵僧回答说:“我不明白你的话。但是,假如你想知道那些话的意思,必须给我一千金币。否则,你无论如何甭想知道。”
  法官明白,威胁也没有用,便说:“好吧,明天我给你带来一千金币。”回家后,他苦思冥想,怎么才能搞到一千个金币。这一天,他没去法庭上班。突然他灵机一动,高兴起来。他走到箱子前,打开箱盖,从里面取出一只钱袋,用剪子剪开,倒出一千个金币。然后又把一千个铅币塞进去。完事之后,他吩咐仆人去找一个最好的裁缝。半个小时以后,仆人领来了一个裁缝,法官对裁缝说:“你把这个钱袋缝好,要缝得像没有剪过一样。”
  裁缝说了一声“遵命”,就坐下缝起来。经他一缝,钱袋和原来的一模一样。法官很满意,给了他很多钱,把裁缝打发走了。法官把装着铅币的钱袋放回原处,用一条围巾把一千个金币包好。第二天就去找托钵僧,托钵僧接过钱,放在床头上,咳嗽了一下,说:“法官,是这样,那天穿着袈裟的托钵僧正是国王本人。每年他总是要到我这里来一次。这一次,他看见我这副忧愁的样子,就问我:‘难道你没有得到九分之三’,意思是今年难道你没有休息三个月,工作九个月吗?我回答说:‘不,不仅是九分之三,而且三分之九也得到了。’意思是说我不仅休息三个月,其他九个月也没有事干。国王又问,‘那么你的近况怎样呢?’我回答说,‘不是你已经全看到了吗?’后来,国王在临走之前,向你站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说,‘如果……那么……’,意思是说法官想问谈话内容,必须向他要一大笔钱。否则,什么也不能告诉他。我回答说:难道我是个傻瓜!”
  法官听完托钵僧解释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走回家去。正巧这一天,商人旅行回来,要取回一个月前存放在法官那里的钱。法官从箱子里取出钱袋,交给了商人。
  商人回到家里,打开钱袋,发现袋子里不是金币,而是铅币。商人大吃一惊,立即去找法官。
  “我在你那里存放的是金币,而你还我的怎么都是铅币?”法官爱理不理地说:“你的钱袋,我根本没动过,我是原封存放在箱子里的。你回来后,我就把它还给你了。”
  商人明白了,法官贪污了金币,再和他说什么也没有用。他拿定主意去找国王,把法官贪污金币一事向国王报告。国王说:“你不必担心,会物归原主的。但是,有一个条件,你再也不要去找法官,而且对任何人也不要讲这件事。”
  商人吻了吻国王的手就回家了。
  国王用短剑割破自己的长袍,然后对仆人说,“快去找一个最好的裁缝来把我的长袍缝好。”
  不一会,仆人领来了一个裁缝。这个人正是替法官缝钱袋的那位。裁缝很快就把长袍缝好了。任何人都很难发现长袍曾被割破过。这时,国王拿出商人的钱袋,裁缝看了看,国王问:“这个钱袋是你缝的吗?”裁缝说:“是的,是我缝的。那天法官把我叫去,让我把这个割破的钱袋缝好。”
  这时,国王叫来了两个卫士,命令他们通知法官,立即来宫接受圣旨。法官高兴极了,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随卫士来到王宫,他忽然发现裁缝和钱袋,吓得脸色苍白,魂不附体。他明白,秘密已经被揭穿,抵赖已经没用了。法官叹了一口气,来到国王面前,苦苦央求:“宇宙之王,饶恕我吧!我犯罪了!”
  国王对法官说:“我本来是想考验你一下,看你能否胜任大臣的使命。万能的真主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现在你自己也清楚了。你不仅不配做大臣,而且连做法官的条件也不具备。大家都知道,对于法官来说,要知法执法,要具备正义和诚实的条件。从今天起,你不必再做法官了。用你的余生去赎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