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的模样

  我和男朋友网恋了两年,他提出要让他妈妈见见我。
  我心里隐隐猜测,他妈妈肯定不会赞同这么不靠谱的恋情。
  她来的那天,男朋友因加班无...


半夜有眼盯着你

  小安今年二十三岁,是个普通公司的小职员。跟她的父母住在一起。上个星期父母给小安留了个字条说家里太热要出去旅游。小安看到字条还笑话父母,打个电话不就...


终生维修

  “什么手机,连个保修服务都没有!”小秦握着自己的山寨机,骂骂咧咧地走在校外的“电子一条街”上,忽然发现了一家新开的小店,店长在...


二手车

  小李考虑买车,但他的钱不多,又好面子。
  他在网上查了一些二手车的信息,联系了一个车贩子。车贩子向他推荐了几辆车,但他都不满意,车贩子看出了...


新郎缺席

  朱明崩溃了。一场恶疾夺走了他心爱的女友,也让他陷入无限的悲痛中。
  “好孩子,我们都知道你对她的感情。你也看开些,让她早些上路吧。&rdq...




你看我像不像个人

  1
  在我们东北老家,人们习惯称黄鼠狼为黄皮子。可有些上了年纪的人,却毕恭毕敬地叫它黄先生或者黄大仙儿。因为它能作祟迷惑人,有点儿怕它。


赶命

  陆德明是个十足的急性子,无论做什么事,他心中始终都抱着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快,要快啊!”
  这天陆德明要去F市办事,住在A市的他一大...


半夜鬼来电

  寝室里,我收拾着强子的遗物,鼻子直泛酸。
  因为怕睹物思人,强子的父母委托我处理他寝室的物品,是烧是卖随便我。
  死人钱我是不屑挣的...


夺命桥

  嘉庆元年,明永县的交通要道西福桥被洪水冲毁,上任不久的赵知县责令下属尽快修复。可是大家都反对再修石拱桥,还说这是上一任知县下的令。赵知县勃然大怒,派亲...


五叉路口的传说

  在我们老家山东嘉祥李楼,把有时闹妖的地方,叫作“紧”;那经常闹妖的地方,则叫作“很紧”。
  我们村南不远处的五叉路口,就...




一坛女儿红

  在江浙的民间曾有一种习俗,就是某家某户生了儿女之后,就会在自己的地窖中藏几坛黄酒。这酒一直保藏在儿女成年婚娶之时才能开启享用。如果是女儿,就叫女儿...


鬼司机

  丁刚是湖南益阳人,是个货车司机,开了许多年的大货车了,技术也不错,年轻的时候天南地北的跑,胆子大的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我不敢走的路。
  丁...


王八骨头状元牙

  在鲁东南地区有一座大山叫五莲山,山脚下有一个村子叫龙湾头,村里住着一户人家,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儿子叫王呈。
  王呈长到十二岁的时候,母亲把他...


包拯铡关公

  从前,有一个姓周的说书先生,小有名气。周先生有个十来岁的儿子,常跟着父亲走村串乡。
  有一回周先生到一个村庄去说书,遇到几个赖皮刁难:&ldqu...


空棺材

  周小林是一个村办企业的业务员,常年天南海北地出差。
  2013年深秋的一个早晨,他从广州坐飞机回山东,在去机场的大巴车上,他看到坐在旁边的一个中...




交换骨架

  走在路上,看着身边的林辉,李红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林辉是她的男友,两人交往了大半年,其实感情很好。可林辉长得实在太猥琐—&m...


谁多给我10万元

  临近下班时,天突然黑下来,乌云挟裹着闪电,铺天盖地,狂风也像起伴奏作用似的,猛刮个不停。一场大雨马上就要来了。我和阿虎无奈地望望天,叹息着摇摇头。...


婆婆临终来见我

  2004年,我在表姐的花店里帮忙打理业务。12月20日,一个异常寒冷的夜晚,街上行人稀少,花店更是门庭冷落,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9点,离打烊还有一小时。我蜷缩在...


红衣服女人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这一天和朋友喝了点酒,头晕糊糊的,正准备收工。路过一个小巷的时候,有一名穿红衣服的女人叫住了我。先生!麻烦你帮我送到xx殡仪馆去...


复活的奶奶

  小时候,我爸爱赌钱,经常三更半夜不回来。我妈就去找我爸,把我一个人丢家里。半夜我醒了,发现家里没人。屋里漆黑一片,我害怕,就哭着叫爸爸妈妈,可没人...


鬼娶亲

  我们村地处三县交界,虽属任县管,但离内丘最近。因此,人们赶集也好,办事也好,去内丘的多,去任县的少,不过,去内丘县城要经过一大片树林子,那片树林子...


奇器丑郎

  薛家饭庄的掌柜薛有财年过半百,膝下只有一女,唤作锦儿。锦儿聪明貌美,经常去公主岭采些野花,这天她又去采花瓣,一时大意踩到毒蛇,被咬伤了脚腕。薛锦儿...


多出来的二十分钟

  接到爷爷病危的消息,我立刻赶回老家。姑姑告诉我,爷爷一直盼着见我最后一面。
  爷爷是在我怀里咽气的。他走得很安详。
  叔叔和姑姑们按...


恐怖的红伞

  我大学即将毕业,准备出国留学,这期间出了一个非常恐怖的事。
  我这个人,从来说不上是好运,中过的最大的奖是超市满50抽的面巾纸,而显然,没中奖...


楼道里的鬼

  滴答滴答……血顺着王天的手腕滴落下来,断手的疼痛此刻王天是感受不到了,因为此刻的王天已经死了。惊恐的双眼,大张的嘴巴,还有那断了的却不...


水饺店的小男孩

  妇幼医院对面有一家水饺店,是一对小夫妻开的。店面不大,约30平米左右。说起他们怎么会来妇幼这里开水饺店,也是件很妙的事。
  在水饺店之前,这里...


老屋里的连环怪事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绝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然而,二十多年前发生在我们单位的一件事情,至今令我心有余悸。
  在我们县郊附近,有一座叫...


炊烟

  老张得了一闺女。老张说,挺好,就是大了别长得像我,那可就嫁不出去了。因此,女儿名美丽,自然姓张。
  老张的大学同学都说,叫个美丽,没什么不好...


小学老师讲的恐怖故事

  小学的班主任给讲的,最可怕的童年阴影,没有之一。
  “在某某中学里,学生甲在傍晚踢完球后,一边颠着球一边往教教室走。在走到隔壁班门口的...


婚纱店的模特

  小陈是名搬运工人。他的工作很累。拉活儿,搬货,每天几乎没有闲功夫。他的想法也很平淡——攒点钱,娶个老婆。然后养家糊口。
  婚纱店的模...


总数:2128   上←页 12 3 4 5 6 7 8 9 ....(共71页)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