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鬼来电

  寝室里,我收拾着强子的遗物,鼻子直泛酸。
  因为怕睹物思人,强子的父母委托我处理他寝室的物品,是烧是卖随便我。
  死人钱我是不屑挣的,将强子的东西整理好,我就托人找安全的地方给烧了。唯一留下的,是强子的手机。朋友一场,就当是留个念想儿了。
  哎!曾经名噪校园的“整蛊二人组”就这样解散了。以后到哪里去找和我一样恶趣相投的人呢?
  强子不在后,寝室里的其他人都陆续搬走了,除了我。
  我相信那小子就是变鬼也不会害我的。
  虽然不怕,但一个人也着实无聊。如果强子还在,我们一定还会窝在一起,商量着整人的鬼点子吧!
  其实我和强子是一类人,血液里都流动着不安分的因子。
  我妈就经常骂我: “一肚子坏水,不搞点破坏,心就痒痒!”
  她骂的对,强子的死让我安分了几天。但现在,我有些心痒了。
  于是,我翻出了强子的手机,拨通了导师的电话。
  “嘟嘟”几声之后,电话接通了。
  “喂,谁啊?这不是强子的号码吗?”导师的声音有些发颤。
  “老师,我好冷啊!”我捏着嗓子,装出一种奇怪的音调。
  不出意外,手机里传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恶作剧的刺激感让我兴奋极了。趁着兴头,我又拨通了好些同学的电话,并在他们的尖叫声中暗爽不已。
  第二天,我心情大好地去上早课。据我估计, “半夜鬼来电”的故事已被编撰成许多版本并传遍校园的每个角落了。
  可是,我预料的竞没有发生!一切都很平静,没有任何人提起强子的事情。
  难道是以前恶作剧做得太多,让他们的抗打击能力都变强了?
  正郁闷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发出信息提示的铃声。
  掏出一看,是强子的手机号码!
  友情提示:兄弟,很不幸地通知你,你被我“暗算”了!其实我的手机早就欠费了。不过你也别太生我的气,我配合你做出各种尖叫声,其实也很辛苦的!
  高你一筹的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