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坛女儿红

  在江浙的民间曾有一种习俗,就是某家某户生了儿女之后,就会在自己的地窖中藏几坛黄酒。这酒一直保藏在儿女成年婚娶之时才能开启享用。如果是女儿,就叫女儿红,男孩呢,就叫状元红。
  却说绍兴有一户张姓人家,生了一个女儿。因为那个时候,重男轻女的风气还很重,所以张家主人就只为女儿藏好了一坛女儿红。
  女儿在十六岁的时候,跟人定亲,许配给了一户姓郑的人家。可是,还没过门,这个女儿忽然就病死了。死的时候,身体颇轻,家人扶她进棺材的时候,感觉她的身体就如一个破茧而出的蚕蛹,徒有一具空壳。
  女儿死了,那坛女儿红也就用不着了。张姓人家素来不重视这个女儿,也就把那坛女儿红随手转卖给了一家酒馆。
  因为是窖藏了十八年的美酒,因此这坛女儿红的售价也就相应的比较高。前来出价的人络绎不绝。
  有一位青年公子,听闻了这坛女儿红的故事,当即出价二两银子,就把这坛女儿红拿走。然而,他拿回家里,却发现这坛女儿红臭不可闻,于是,他就找到酒馆老板,要求退货。
  酒馆老板拿了钱财,自然不愿意了。两个人就互相争论起来。
  这个事情最后闹到了官府。官府当即判令酒馆老板把女儿红归还给张姓人家,再由张姓人家转赠给郑姓人家。因为这个女儿红,就如女儿的随身饰物一样,不可交易,不可随意赠予,只能归属于女儿出嫁的夫家,否则就有悖风俗人情的。
  可是,那户姓郑的已经另外娶妻生子,对于这样的女儿红自然不肯接受,唯恐避之不及。最后,官府裁定,将女儿红倒入那张姓女子的墓穴之中。
  就在要倒酒的时候,一揭开女儿红的封条,酒香就四散弥漫,绵延有数里之遥。前来倒酒的人全都惊呆了,他们全都相信,这是那个张姓女儿的鬼魂作怪。他们把女儿红放在张姓女儿的坟墓旁边,就跑了。
  不久之后,有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顺着酒香的气味,来到张姓女儿的坟墓前,大哭一场,然后抱着女儿红回去了。
  这个青年家里穷困,唯一珍藏的东西,就只有一株上等的牡丹。每一日,这个青年,就将女儿红倒出来一点点,浇灌在牡丹的泥土之上。
  这牡丹非但没有因为酒的缘故而死去,反而变得越来越娇艳欲滴,成为当地当之无愧的花王。
  有一道士,看到这株牡丹,就哈哈大笑,此乃妖物,并非什么牡丹,你且告诉我,这牡丹从何而来。
  青年答道,这是一位不知名的女子相送。先前她因为逃婚躲到了我家里来,我照顾了她几日,可最终又被她家里了捉了回去。她后来托人送了我这盆牡丹,并说,好生照养,日后必有用途。
  那你又是如何会找到那坛女儿红的呢?道士又问道。
  青年又掏出一个香囊,说道,我在照料牡丹的时候,发现泥土里还藏着这么一个香囊。香囊里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君之用心,足见其诚,他日如闻此香,可循香而至,我必不负君。
  道士微微一笑,说道,妖也好,人也罢,此花寄有那女子的幽魂,你如能掘开她的坟墓,放入此花,再用土掩埋,三日之后,她必定可以复活。
  青年按照道士所说之话,偷偷掘开张姓女子的坟墓,埋入牡丹花。三天之后,他再次掘开坟墓,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连先前那张姓女子的尸骨也不见了。
  一年之后,青年的家中忽然又冲进来一个女子,说她也是来逃婚的。青年仔细一看,赫然发现,这正是那个张姓女子,只是装扮打扮,与先前大不相同而已。
  女子微微一笑,说道,这次逃婚,就不会再有人来追赶了。我们以后就可以长居此地,共度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