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多给我10万元

  临近下班时,天突然黑下来,乌云挟裹着闪电,铺天盖地,狂风也像起伴奏作用似的,猛刮个不停。一场大雨马上就要来了。我和阿虎无奈地望望天,叹息着摇摇头。如果这个时候贸然回家,被淋成落汤鸡是在所难免的。
  我正在发愁,阿虎不耐烦地对我说:“你发什么呆呀,不走我走好了。”阿虎说完,就骑着摩托车,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今晚阿虎要为女朋友阿芹过生日,他等不及了,不管有多大风雨。
  阿虎刚走不久,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紧接着,一声炸雷在头上响起,雨瓢泼一样落下来了。天更黑了,老天像是对人世间有天大的怨恨,惩罚似的把雨水泼向人间。我望着大雨直发愁。
  过了一会儿,雨终于停了,这暴雨来得快也去得快。我也不敢耽搁,谁知道这雨等会还下不下?我骑着摩托车,也冲进湿漉漉的世界里。
  来到中山路的十字路口,我发现路边有一片红色,在空荡荡的马路上特别显眼。我把摩托车慢慢停在红色的身边,才发现那红色是一位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无助地躺在地上。看着女孩身边流淌的鲜血,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正向四周溢去。我惊呼一声:出车祸了!
  我抬眼四周观望,没有一部车辆,也没有一个行人。怎么办?本来我想一走了之,这种事情挨上并不是好事,万一女孩有个三长两短的,你是脱不了干系的——谁知道是不是你撞的?可当我看到女孩无助的眼神时,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报警!如果抢救及时,说不定女孩还有救。我毫不犹豫地拿出手机,拨打120电话。
  女孩似乎很痛苦,感激地望了我一眼,她没能等到救护车来,一双美丽的眼睛就慢慢合上了。120的车来到后,医生马上给女孩检查。女孩已经没得救了,一缕香魂升上天国。民警简单地询问我之后,便指挥120人员把女孩抬上救护车,飞驰着向医院开去。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告别了世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带走一点什么。我感叹着推着摩托车,仿佛这场车祸是我造成的一样内疚。要是我早一点到达现场,也许女孩就有救了。
  回到宿舍,已是晚上9点多。阿虎喝得醉熏熏,踉踉跄跄地走进宿舍。人逢喜事精神爽,他得意地哼着歌儿,对我打了个响指:“我冲凉去了。”
  这时,我突然发现阿虎的身后有个人影,跟着阿虎飘进了冲凉房。这是为什么?我揉揉眼睛,这绝不是幻觉。我跳下床,也想跟进去看看。但是,冲凉房的门关得紧紧的,我用尽了吃奶力,也没法推开那扇门。我只好站在外面干着急。
  忽然,一个冰冷而悠长的声音在冲凉房里响起:“你本来是可以救我的,为什么丢下我不管?你有没有良心?”紧接着,听到阿虎大声叫唤:“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撞的……”
  “你没有人性,为了给你女朋友过生日,无视一个生命的存在。你女朋友是人,我就不是人?要是你对我施以援助,我会死吗?你说,你说呀?”这回我听清楚了,是个哀怨的女声。
  阿虎可能还想争辩什么,那个女声又响起来了:“我不会放过你的,今天先给你个教训,我和你没完……”
  冲凉房的门打开了,一股冷气流从里面飘出来,顺着窗子,飘走了。阿虎脱光了衣服站在那里,一双眼睛因惊恐睁得又圆又大。
  阿虎!我大叫一声,才把阿虎从惊惧中唤醒过来。“啊——有鬼!”阿虎叫了一声,迅速跳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浑身直打哆嗦。
  “阿虎,刚才谁在和你说话?”我问。
  “鬼……女鬼。她说要报复我。”阿虎颤抖地说。
  “你醉了,净说瞎话,哪来的鬼。”
  “真的,她说我、我见死不救,所以……”
  我恍然大悟,刚才那个女声莫非就是昨晚……
  “昨天晚上,我先走一步,在中山路的十字路口,我发现一个女孩躺在马路上,浑身是血。我知道一定是哪个缺德鬼肇事后,怕承担责任逃离现场的。女孩用微弱的声音向我求援,要我帮她报警。但你知道,昨天晚上是阿芹的生日,我能耽误吗?我看了她一会儿,摇摇头走了。可能她是死了,现在找我报复来了,怎么办呢?我完了,她那样子太恐怖了。”
  “中山路的十字路口,那个女孩已经死了,是我报的警。其实,她也不能怪你,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安慰着阿虎,“你可能是心里内疚联想到某些可怕的事情而产生的某种幻觉而已。好了好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第二天早上,我们还没上班,阿芹就推门进来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门是我亲自拴上的,阿芹怎么能开门进来?哦,对了,一定是阿虎这家伙给她配的钥匙。这家伙,重色轻友。
  我赶紧起床穿衣服,阿芹对我淡淡一笑,就坐在阿虎床上了。
  就在阿芹转身的时候,我发现阿芹的红裙子裂了一个很长的口子,里面的白肉在我眼前晃动着。我赶紧转过身来,按照阿芹的性格,她是不可能穿着这种裙子出门的。我百思不得其解。
  阿芹刚钻进阿虎的床铺,里面马上传来小两口亲热的声音。
  我摇摇头,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刚一见面就这么冲动。
  突然,阿虎大叫起来:“阿芹,你怎么这么冷?”
  “人家一大早起来,能不冷吗?”这是阿芹的声音。
  “不,你不能这样,我,我……”这是阿虎的声音。
  我再一次笑起来,为那亲热着的两口子。我走进洗手间,眼不见心不烦,要不,他们再制造什么声音来,我也是受不了的。
  我出来后,阿虎的床上安静下来了,阿芹走下床铺,又对我笑了笑就飘走了——之所用“飘”字,是因为我发现她好像两脚不着地,飞也似的。
  我发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刚刚的情景也许是幻觉吧?我甩甩头,冲着还赖在床上的阿虎叫道:“阿虎,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阿虎没有回答,可能他还沉浸在刚才的温柔之中而不想起来。
  “阿虎,走了吧!”我把声音提高了十几个分贝。阿虎还是没有回答。这回我火了:“你就知道亲热,工作也不要了?”我掀起他的床帘,要把他拉起来,却发现阿虎口吐白沫,人事不省。
  这一吓非同小可,我赶紧叫其他寝室的工友,把阿虎送到医院去。
  “我要和阿芹分手,不,是和鬼分手!不,是和阿芹分手……”刚刚清醒过来,阿虎就紧紧抓住我的手,语无伦次地说。
  “什么阿芹什么鬼,你不要疑神疑鬼的。”我对阿虎说。
  “刚才来的不是阿芹,而是那个女鬼,她想把我掐死。”阿虎又惊魂未定地说。“你看我的脖子。”果然,阿虎的脖子上有几道血印。
  正说着,阿芹来,手里还提着一袋水果。她含着歉意地对我说:“让你辛苦了!”看到阿芹到来,阿虎惊恐得直往床上退。“别别别,你别过来,你这个女鬼!你别过来呀!天啊!”阿虎发出惊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虎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阿芹一脸疑惑地问。
  我点了一根烟,尽量稳定自己情绪,然后告诉她:“昨天晚上阿虎回来后,就有些异样,连我都感到奇怪。你到底是不是阿芹?你要是真的爱阿虎的话,请不要伤害他。”
  “我不是阿芹?我伤害了他?你们在演什么戏啊。我知道了,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一旦想得到的东西得手了,很快就厌倦了。可恶!不过我告诉你,阿芹只有我一个,没什么假冒的,想抛弃我尽管说,不要强加一些罪名给我。就算我瞎了眼了。”阿芹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看来这个阿芹不是早上那个,要不她的语气也不敢那么强硬。一想起真有可能是女鬼冒充阿芹,我的心就不寒而栗。
  我只好告诉阿芹,今天早上在我们宿舍发生的事情。阿芹听完后,惊讶得半天合不上嘴:“早上我没来过,真有这事?”
  这时,一直在一边旁听的阿虎愤怒地指着阿芹:“你别再装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妖精!”
  阿芹本来就让那些异常发生的变故搅得心神不定,这回再听到阿虎对她无礼,一气之下,提着小坤包,就往门外冲:“阿虎,你会后悔的。”
  阿芹走后,阿虎突然笑起来了,是哈哈大笑。“狐狸精,想来骗我?没门。”阿虎说完,跳下床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阿虎突然对我说:“我想出去一下,别跟着我……”
  我拦住了他:“不行,你身体还没好,不能走!”
  “别管我!”阿虎对我吼着,拖着沉重的双脚,走出了医院。
  我担心阿虎会发生什么不测,偷偷跟在他的身后。这时,我又有个新的发现,阿虎像是被人提着走的,他的两脚不着地似的走得飞快,我惊讶的同时,再也跟不上他了。
  我本想骑上自己的摩托车,可我变成身不由己了——好像有人在前面指引我,既不让我骑摩托车,也不让我离阿虎太远。总之,我和他的距离大约在150米左右。我只好紧紧跟上他,看他要做什么。
  阿虎来到中山路的十字路口,朝四周望了望,就停在那里。我的心里一声惊呼:这不是前天那个女孩出事的地方吗?
  可怕的一幕出现了:马路本来还没有几辆车,不知为何一下子开来了10多部运沙子的大卡车。卡车和卡车之间相距10米左右,快速向前开着。
  第一部卡车过去了,第二部卡车也过去了。阿虎正在车辆之间徘徊,我的心提到嗓子口,好在阿虎又像一座雕像似的,杵在那里,并没有走动的意思。突然,阿虎朝着最后一部卡车冲去,快得让我无法阻止。卡车从阿虎身上压过去,阿虎的脑浆和鲜血飞溅出来,流了一地。这时,我看到一个红红的影子从阿虎的身上一跃而起,向空中飘去……
  阿虎走后,阿芹发疯了。她经不住打击……
  事情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思索人生的意义。我想起阿虎,想起红衣女孩,想起阿芹,想起我自己。想起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瞬间消逝,让人始料不及。
  一天,我百无聊赖地走进大排档,就着一碟花生米,把一瓶老乡酒喝了个底朝天。
  醉酒后的夜晚,四周死一样寂静。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突然,我发现走廊上的灯熄灭了,一股大风竟嚣张地刮开了窗子,树叶连同一股阴森森的气息窜进房间来。我壮了壮胆子,走下床来,抖着手把窗子关上。就在我关上窗子的一刹那,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笑声,那声音如同从地底传来,却又如此清晰地钻入我的耳朵。我知道,一定是那个女孩又来了。
  她找我干什么?是祸躲不过,随她吧。我横下心来,靠在床边等候她的发落。
  女孩笑容绽开在脸上,轻声说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而且,我还会报答你。你是我的恩人。想那天那么多人从我身边经过,没有一个对我施以援助,看热闹似的欣赏够了就走开。我知道他们关心的是我那件裂开了口子的裙子,而不是我的生命。最可恶的是阿虎,他竟停下来蹲在我的身边,眼睛死死盯着我的下身,看够了才走开,也没有给我报警。甚至当我向他求救的时候,他摇摇头走开了……真无耻!”女孩说到这里,我才想起那天她的裙子被汽车划破了,丰润的下体裸露在人们面前。
  “虽然你没能挽救我的生命,但你是唯一没有下流的举止并乐于助人的一位。总算有位好人!这也是我人世间最欣慰的一件事。我要走了,我的亲人和朋友都在为我伤心落泪,我得去看看他们。好人会有好报的。再见……”
  红衣女孩飘出去了,也带走那股冷气流。
  我目送她离去,丝毫没有半点惊恐。这是个爱憎分明的女孩!我在心里想。
  几天后,女朋友在催问我结婚的事,我说现在一穷二白,哪来的钱?
  “你那天不是告诉我你有10万元吗?”女朋友反问我。“有了钱我们就结婚吧。”
  “真的?我跟你说我有10万元,我怎么记不得了?”我疑惑着。
  “你这人真健忘,走,去银行查查看!”女朋友拉着我,不管我愿不愿意,往银行赶去。
  查询结果表明,我的存折里有11万多。我很纳闷:除了1万多是我自己的以外,另外的10万元是从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