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出来的二十分钟

  接到爷爷病危的消息,我立刻赶回老家。姑姑告诉我,爷爷一直盼着见我最后一面。
  爷爷是在我怀里咽气的。他走得很安详。
  叔叔和姑姑们按照老家的说法,将家里所有的钟表都弄停,将时间定格在了爷爷去世的那一刻一一19:45。
  殡仪馆的车很快到了,一家十几口将穿好寿衣的爷爷放入纸棺材,抬进灵车里。
  两个小时后,大家从殡仪馆回来,在爷爷去世的屋子里守灵。
  我无意中瞄了眼钟表,奇怪,为什么是20:05?刚才姑姑明明把时间调到了19:45,还把里面的电池卸了下来。它怎么可能自己又多走了二十分钟?
  后来,叔叔猜测说,殡仪馆的车是八点五分到的,也许爷爷的魂魄舍不得这个家,所以他在留恋中多停留了二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