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婴与指甲花

  小的时候,村子里新嫁进来一个媳妇,面容很清秀,说话也像黄鹂一般动听,但她个子不高。
  但是,她婆婆对她极为苛刻,经过为了一点小事,就给这个新媳妇脸色看。这个新媳妇生就一张刀子嘴,得了理也不会饶人的那种。她跟婆婆经常吵架,整个村子都能听到。
  村里的人也不堪其苦,劝婆婆跟她儿子儿媳分家。对于分家,儿子和儿媳自然同意,可这个婆婆却不干。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丈夫早年就离她而去,她总认为儿子都离她而去了,她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义。
  终于有一天,那个儿媳忽然离奇地死在了家中的床上。死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婆婆在儿媳的饭里面下了老鼠药。婆婆还没等公安局来人抓她,就已经悬梁上吊死了。
  公安局在检验那个儿媳的尸体时,发现这个儿媳已经有了快六个月的身孕,只是因为这个儿媳个子不高,身材玲珑,才没有被外人看出来。
  儿媳的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完全成形,是个女孩。尸检人员将婴儿从母体里分离出来,一起交还给了那个儿子。
  村里人都在叹息道,前世造孽啊,这么一闹,就闹出了三条人命。
  村子里埋葬这种未出生的小孩子的方式,大多是在半夜的时候,偷偷地跑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掘开泥土,把小孩子埋下来,再将土填平,铺上杂草,不能被任何人发现。如果那个埋小孩的人,在来去的路上碰到了有其他人,那他就要跑回去,将小孩重新埋过。因为,家乡有一种传说,就是未出生的小孩子,无辜死了,身上必定带着怨气。这种怨气,是会附在别人身上,来报复家人的。只有在来去的路上,碰不到任何一个人,这才能让那股怨气永远地消失。
  因此,那个儿子要埋女婴的前一天,就通知了全村人,叫他们晚上九点就不要出门。大家都知道这个传说,也知道这个事情的郑重,到了那天晚上九点一过,大家都关紧房门,把自家的孩子牢牢地看守在家中,不容许他们出去。
  说也奇怪,那天晚上,我肚子忽然闹的厉害,就起床上厕所。那时候的厕所,就是一个茅坑。从窗户外面可以看见自己的那个种花的院子。
  一个人影蹑手蹑脚从阴影里走出来,在我的那个院子里开始刨土。刨土的声音很轻,如果不仔细听,半夜里很容易误会那是风声。
  我知道我的那个院子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人偷的。可有人半夜里溜进来,必定干的不是什么好事。我就偷偷地趴在茅房的窗口,静静地看着那个人到底想做什么。
  不一会儿功夫,那个人的身后又来了一个人。
  刨土的人停下手中的锄头,问他身后的那个人,你,你确定要将孩子埋在这里?万一有一天被那个呆伢子挖出来,怎么办?
  回话的是个女人。她说道,不碍事的,我们的孩子埋在这里,到明天就没了。我们的孩子的魂,会寄在这些花的身上,以后,你也可以常来看她。
  男人默声不语,继续刨土。
  不一会儿功夫,那个男人就将他手中的包袱,塞到地底下,再用土掩上。
  当他们要离去的时候,男人点亮了一根火柴,烧了几张纸钱,然后朝刚掘过的土坑拜了一拜。
  借着火光,我看见了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的脸。
  女人的脸面无血色,雪白异常。唇上的胭脂,仿佛是渗透出来的血迹。她朝着我的这个方向,微微地冷笑一下,就走了。
  我趴在窗口,与那个女人的两眼相对,浑身哆嗦,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软了下去,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等我醒来之后,已经是第二天,自己躺在了床上。
  我怀疑昨晚看到的一切都是在做梦。我问母亲,昨天晚上到底怎么了。
  母亲说,你怎么睡在了茅坑里面,还在浑身颤抖。我们以为你碰上鬼了,还请了道士给你驱鬼来了。
  我不敢把昨晚看到的一切都告诉父母,即便说出来了,恐怕他们也不会相信。
  好几天我都不敢去那个院子,直到有一天,那个死了婆婆和媳妇的男人来找我,他说道,呆伢子,我家里有一盆指甲花,没地方放,不如就种在你家的院子里吧,以后,你可要好好帮我看着它。
  这个事情,我还没应口,父母就先笑着答应了下来。那个男人都没来得及问我的意见,就擅自将他家的花种在了我的院子里面。
  我尾随着那个男人,看见他种花的地方,果然就是那晚他埋女婴的地方。
  等到那个男人离去的时候,我来到那株新种的指甲花面前,发现她格外的红艳,有别于其他的指甲花。我本想一把锄头把这个指甲花给清除掉,可一想到,如果这个指甲花,真是那个未出世的女婴,是不是太残忍了?
  我下不了手,只好把那株指甲花单独留在那里,把其他的花种都从它身边移开。
  在随后的日子里,那个男人对我特别的殷勤,经常在父母面前夸我会读书,是个乖巧的孩子,而且他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经常跑到我家来,塞到我手里。
  虽然我从来不吃他给我的东西,但是,慢慢地,我也就对他失去了戒心。我也觉得,他把他的孩子,埋在我的院子里,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至少,我就从来没碰到过什么大的霉头。而且还有好几次,我被村里的孩子欺负,他还主动跑过来,帮我赶跑了那些揍我的孩子。
  至于那株指甲花,慢慢地越长越大,高过了院子里其他所有的指甲花。我开始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待着那株指甲花。
  秋天来了,那株指甲花不可避免地枯萎而死。
  我在夜里梦见一个小女孩,朝我挥手告别。她对我说道,哥哥,我要走了,要到别的地方玩去。你告诉我的爸爸妈妈,让他们别来看我了。
  第二天,那个男人失魂落魄地跑过来,看着院子里那些枯萎的指甲花,开始号啕大哭。别的人都问那个男人到底怎么了。男人并不回答。
  大概个中的原因,只有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