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一钱不值了

  陈朝遣使来访,隋朝就秘密派侯白去摸底。候白穿着破旧衣服,扮作仆人前去。使者很看不起他,一边侧卧着放屁,一边与他说话。使者问:“你们国家的马价钱贵贱?”侯白一听机会来了,就报告说:“马有数等,贵贱不同。若是夹着尾巴,只会侧卧着放屁,那就一钱不值了。”